藏医的危机

 

藏医的危机

 

王力雄

 

十三世达赖喇嘛设立的“门孜康”——现在改称西藏自治区藏医院,是代表藏医最高水平的医院。数年前门孜康还只是急救时才用西医手段,现在已经反过来,藏医手段不到三分之一,基本西医化。藏药虽然还在用,但开药理念变成西医的,藏医理念已经被丢弃。

 

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况,一个原因在于病人要求快速见效,立竿见影。好藏医本来也可以做到这一点,但那需要相当的功力。西医的输液一类方式既简单又方便,一些年轻藏医因此愿意走捷径。但是从藏医理念看,那种治疗是有问题的。比如治感冒应该调节机体的免疫功能,才是根本解决办法。那种调节需要过程,不能急。西医虽然快,按藏医观点却是扩散热性,导致免疫力下降,可能埋伏下更大的问题。然而目前西医是强势,民众就是喜欢输液之类的疗法,藏医也只好迎合病人。

 

从医院管理的角度,因为人们心理上迷信现代科技,就得引进新的设备和技术,才能保持“先进”形象,在竞争激烈的市场上立足。否则有钱的病人都会去那些设备先进的医院,而只给农牧民看病是挣不到钱的。当藏医院大量使用西医仪器和设备时,藏医手段就不得不让位。

 

藏医目前在中国内地处于升温状态,甚至被大肆炒作,然而在真正的藏医眼中未见得是好事。汉族的所谓国家级藏医专家几乎只做二手研究,没有临床,不懂实践。有些内地的藏药厂里连藏人都没有,乱打藏药旗号,或者只是抄来药方就生产。北京藏医院有汉人医生当藏医,藏医研究所的所长也是汉人。目前藏药审批没有藏人参加,或者顶多当摆设。不是说汉人不能研究藏医,但必须先要懂得西藏的文化。藏医是西藏文化的组成部分,蕴涵独特的哲学,需要在藏医药理念指导下,按照藏族传统生活方式,遵守服药程序和禁忌,才能达到藏医的最佳效果。

 

藏族专家特别反对把藏医纳入中医体系,目前由卫生部中医药管理局管理藏医,在他们看来很不正常,因为二者是不同体系。历史上藏医与印度、尼泊尔的医学有交流,与汉地中医的交流却很少。把两个不同体系硬往一块捏,会搞成“四不象”。他们认为中医就是在与西医的“结合”中搞到只剩空壳的地步,现在藏医被推上同样的路,处于濒临灭绝的边缘。

 

 2006年4月

(本文为RFA藏语节目,转载请注明。)

« 上一篇 | 下一篇 »

Trackbacks

点击获得Trackback地址,Encode: UTF-8 点击获得Trackback地址,Encode: GB2312 or GBK 点击获得Trackback地址,Encode: BIG5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 (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