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萨与“蛰萨”

 

拉萨与“蛰萨”

 

王力雄

 

在拉萨见四个藏人,喝了80听百威啤酒和30瓶拉萨啤酒,又醉醺醺地开车换地方继续喝。据说,拉萨人喝啤酒之厉害,一个顶内地好几个,而且随大流,时兴哪个品牌大家就都喝哪个品牌。因此时兴的品牌往往可以占到80%以上的市场。人口不多的拉萨消费的啤酒可以超过内地上百万人的大城市,于是各啤酒公司纷纷到拉萨竞争。我在拉萨的时候,银子弹啤酒请来两个黑人巡回在各酒吧表演吐火杂技,百威啤酒则请来英国乐队到各酒吧巡回演出。

 

一位拉萨的藏族朋友这样说:拉萨眼看要变成“蛰萨”了。在藏语中,“拉萨”的意思是神住的地方,而“蛰萨”是鬼住的地方。这话让我吃惊,但是细看拉萨的世俗化状况,也就能理解这话的意思。

 

最典型的是在网吧里看到寺庙僧人玩网络游戏,一边拼命使用各种武器射击杀人,一边口中大骂脏话,“蛰萨”的感觉真是很强烈。即使是在林卡那种环境,也往往感觉怪异。藏族人过去逛林卡是用帷幔在树林里围一个空间唱歌跳舞。记得当年我常去林卡听歌,漂亮的帷幔带着神秘色彩,让我有时忍不住伸头往里看,碰到好客的主人,就会邀请我进去喝酒。现在再看不到那种景象。拉萨周围建起很多“度假村”。一栋栋玻璃房子,不怕风雨,吃住齐备。但已经没有歌舞,只能听到哗啦啦的麻将声。人们一打就是几天。除了睡觉和吃饭,就是在麻将桌上打牌数钱,把美好的林卡变得恶俗。

 

曾是西藏最美的罗布林卡,本来清净幽雅,花草芬芳,现在大门两侧是卖烧烤的小摊,乌烟瘴气。我那次进去,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个畸形汉人趴在地上要钱,形状如狗,吓人一跳。里面到处是畸形乞讨者,都把最丑陋的畸形部位展现在外。而转经的地方则是挤满了喧哗叫卖的摊贩。

 

连藏王也变成用来赚钱的符号。拉萨一个藏餐厅用历代藏王给包间命名。人们定包间的时候会说“定一个松赞干布”,似乎是在买卖祖宗。今日拉萨色情场所处处都有。汉族妓女为主,也有藏族妓女。光天化日下就有妓女动手拉过路的单身男人,让人感慨圣城的沦落。

 

城市在变,人也在变。十几年前,藏族民风还普遍淳朴,即使对陌生人也热情招待,吃住不要钱。现在哪怕是在偏僻乡下,有病人要送医院求邻居出车,不先给钱也不干。老一辈藏人这样形容这些年发生的变化——“藏人变得像汉人,汉人变得像鬼”。

 

2006-5-10

(本文为RFA藏语节目,转载请注明。)

« 上一篇 | 下一篇 »

Trackbacks

点击获得Trackback地址,Encode: UTF-8 点击获得Trackback地址,Encode: GB2312 or GBK 点击获得Trackback地址,Encode: BIG5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 (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