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帝不再寂寞?

 

上帝不再寂寞?

 

王力雄

 

到圣湖拉姆拉措的路上要翻布丹拉山,到达山口的时候,远远就能看见随风飘扬的五彩经幡。在山口给我留下最深印象的,不是登高远望的雪山和美景,而是画在石崖上的一个十字架,以及“神爱世人,基督永生”的字样。基督教已经如此深入西藏腹地,登上了达赖喇嘛观相湖附近5088高的山口,我当时的感觉可以用震惊形容。

 

藏区过去也有基督教,但是只在边缘,如维西、盐井、康定等地,人数很少,基督教一直无法进入藏区腹地。我认识的一位电影制作人,甚至想拍一个名为“上帝的寂寞”的影片来讨论这个问题,结论是西藏深厚的本土文化和宗教具有抵挡基督教攻势的能力。

 

但是现在,上帝至少在拉萨已经不那么寂寞。不少外国人以教外语、留学、办慈善事业等方式,对藏人进行传教。那种传教并不公开,而是先用潜移默化的方式,如在英语教学中包含基督教内容,采用跟基督教有关的读物,当引起学生的兴趣后再选择具体对象加以发展;或是先用慈善行为进行感化,把孤儿院、福利院等当作宣示基督教仁慈的窗口,再把被感化的人逐步引向基督教。拉萨近年圣诞节气氛越来越浓,虽然主要不是出于宗教,而是商家借机推销,但是在这种氛围中长大的孩子,接受基督教的可能性就会比他们的长辈增加很多。

 

有些拉萨藏人抱怨洋人做好事总是带着目的,而因为佛教相信因果,不求回报,淡泊物质,那些重视物质利益的人,就会被从基督教那里可以直接得到的好处所吸引。而从另一个角度,也有藏人认为,佛教在这一点上应该向基督教学习,不要不食人间烟火,而是应该与现实生活相结合,尽可能地为民众谋福,在修来世的同时也注重现世。

 

不过,对那种认为基督教会危及佛教的恐慌,我认为是不必要的。基督教在西藏腹地的活动虽然有所增加,但如果去维西茨中那种传统的藏族基督教地区去看,当地的老人也在忧心忡忡,因为参加基督教礼拜和宗教活动的年轻人越来越少,基督教似乎也一样面对危机。其实这是随着开放,社会进入多元化出现的现象,只要人们的选择更多了,发生不同的变化就不可避免。因此,西藏腹地出现基督教,是社会多样化和世俗化的表现,而不是佛教的危机。在这个过程中,佛教和基督教各自都会遇到问题。但是社会不管怎么变,应该相信人们对宗教的需要都不会丧失,只是将对宗教提出更高要求,去调整自身和适应社会的变化。

 

2006-6-24

 

 (本文为RFA藏语节目,转载请注明。)

« 上一篇 | 下一篇 »

Trackbacks

点击获得Trackback地址,Encode: UTF-8 点击获得Trackback地址,Encode: GB2312 or GBK 点击获得Trackback地址,Encode: BIG5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 (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