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寺庙和战场隔离开来

把寺庙和战场隔离开来

 王力雄

针对建立西藏文化保护区的设想,反对的意见来自汉人,也来自藏人。网上有一位藏族朋友这样表达:

 

一个没有能力自我保护的文化,就没有他存在的价值。这个世界就是弱肉强食……藏文化自己保护不了自己,就让他消失吧……我宁可藏文化成为能够存活于沙漠里的仙人掌,抑或成为荒芜人烟的废墟,因为这样至少有尊严。让我们一起来喊: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让那些以文化保护者自居的人滚远一点吧!藏文化需要真实的生存和挑战!而不是温室!

 

这位藏族朋友的志气我很欣赏,但他的话再一次引起了我长期以来的思考:难道只有市场竞争、实力比赛是衡量民族存在价值的标准吗?什么是强,什么是弱?拥有先进的战争机器是一种强,但不忍杀生的慈悲就一定属于弱吗?的确,把他们放在战场上,后者一定打不过前者,只能被“弱肉强食”,但人类的世界到底是应该更认可战争,还是更认可慈悲呢?如果这个世界只奉行弱肉强食的规则,不忍杀生的慈悲者就只能去学习战争和制造武器,而等他也成为强者之时,他的慈悲已经被抛弃,他也不再是善人,同样成了杀戮者。世界最终就会全部被暴力和罪恶所充满。

 

这个问题其实是一个世界性难题,当不同的文明相遇,物质方面落后的民族,不管精神上拥有多么丰富和深刻的智慧,也是要落于挨打地步。如果不想挨打,就只能“变法图强”,提高物质实力。而在促使物质发展方面,最佳机制就是让他挨打的西方资本主义机制。于是就会出现这样一个悖论,在实力威胁下,力图保护自身传统文化的民族不得不变法,学习西方资本主义,提高实力,以避免挨打,然而一旦把西方机制学到手,其自身的传统文化也一样走向了终结。

 

这就是今日世界的现实——现代化就是西方化,全球化就是美国化,各民族的传统文化,纷纷濒临危机甚至灭绝。西藏的问题,不仅只是因为中国的政治帝国主义,也同时面对着更为广阔的文化帝国主义,文化帝国主义对西藏的入侵,中国在很大程度上充当的只是桥梁,因为连中国自身,都已经沦为文化帝国主义的殖民地。

 

在战场上,僧侣注定杀不过士兵。如果我们希望僧侣能够保存下来,不被杀光,也不必拿起屠刀变成凶手,最好的方法,莫过于让僧侣安静地待在寺庙,并且把寺庙和战场隔离开来。

 

2006年7月

(本文为RFA藏语节目,转载请注明。)

« 上一篇 | 下一篇 »

Trackbacks

点击获得Trackback地址,Encode: UTF-8 点击获得Trackback地址,Encode: GB2312 or GBK 点击获得Trackback地址,Encode: BIG5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 (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