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中间道路”的修正

 

对“中间道路”的修正

 

王力雄

 

我把“中间道路”归纳为一句话——“留在中国以民主制实现整个藏区的高度自治”。其中西藏以同意“留在中国”,换取中国同意“整个藏区”和“高度自治”。因此,确保西藏留在中国是“中间道路”的前提。不仅对专制中国如此,对未来的民主中国也是一样。如果西藏确保留在中国,西藏争取高度自治的运动将是中国民主转型的组成部分,如果西藏利用民主脱离中国,双方的民主就可能演变成民族对立和冲突。

 

“中间道路”是以“民主制”作为实现“高度自治”的手段,但如果采用当今通行的代议制,对西藏留在中国是难以保证的。可以看到,民主转型社会经常伴随民族冲突,印巴分裂,苏联解体,前南冲突,车臣战争等,代议制民主都从中起到催化作用。

 

为何如此?民主转型是权力资源重新洗牌之机,众多竞争者涌现于代议制舞台上,目标都是获得选票。而最能迎合公众激情的民族问题总是被当作热点。政党和政客竞相利用被压迫民族的积怨,对民族情绪推波助澜,火上浇油。

 

民主转型开放的空间会使众多媒体同时出台。在市场竞争中跑马圈地,必须开展吸引公众的比赛。对此最大热点同样莫过于民族问题。各个媒体会唯恐落后,竞相扮演民族代言人,炒作民族受到的迫害和鼓动民族情绪。

 

而群众从来都是情绪化的,共鸣于道德呼吁和感情蛊惑,却非冷静与理智。尤其在民族问题上,政客和媒体煽动一定会在民众中加倍放大。当民意舆论形成,反过来又会裹挟拉选票的精英和卖广告的媒体,促使他们进一步迎合大众。精英、媒体、大众三者如此互动,最终导致趋于极端的赛跑。

 

如果未来西藏实行代议制,我相信赛跑结果一定会把主张独立的政党和领袖选上台。达赖喇嘛现在答应留在中国的诺言,那时——或在他身后——就将随风而去。中国方面不相信达赖喇嘛的允诺,把“中间道路”说成是变相独立,原因就在用代议制的眼光,一眼就能看到西藏迟早会走上独立之路。

 

因此我建议把“中间道路”的“民主制”加上“递进”二字,变成“留在中国以递进民主制实现整个藏区的高度自治”

 

2007年2月

(本文为RFA藏语节目,转载请注明。) 

« 上一篇 | 下一篇 »

Trackbacks

点击获得Trackback地址,Encode: UTF-8 点击获得Trackback地址,Encode: GB2312 or GBK 点击获得Trackback地址,Encode: BIG5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 (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