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间道路”的一个案例

 

“中间道路”的一个案例

 

王力雄

 

对于西藏实行高度自治后,什么样的汉人可以成为西藏居民,有人提出以出生地划线,凡是在西藏出生的汉人有权留在西藏,否则就得回汉地。但是问题并非如此简单。有些在西藏生活了几十年的汉人,往往认为汉人母婴不适应西藏的海拔高度,生孩子要回汉地,等孩子稍大一些再带回西藏。受教育程度越高的汉人,这样做的比例越大,反而是短暂进藏的底层流民,会把孩子生在西藏,有些甚至就是为躲避汉地的计划生育政策专门到西藏生孩子。如果按照上述标准决定居留权,留下的可能对西藏不会有太大贡献,而西藏需要的人才却会被要求离开。

 

还有,高度自治的西藏是不是如同香港那样,要凭特别通行证才允许外人进入呢?中国人从来不能自由进入香港,因此香港的“一国两制”限制内地人入港还不会引起太大抵触。而占领土四分之一的藏区,汉人原本一直可以自由走动,有一天却突然变成必须办通行证才能进入,引起的反对一定会是非常的强烈。

 

退一步,即使中国最终同意西藏按香港模式限制外人进入,西藏采取的限制措施又是什么?香港地方小,用铁丝网就可以和大陆隔绝,边防人员和关卡也不需要很多。而西藏能在几千公里的边界架设铁丝网吗?还是靠警察队伍昼夜不停地巡逻?藏区有没有能力负担如此规模的边防?如果没有,替代方案是什么?

 

这只是“中间道路”的一个案例,只要层层深入,就会看到一环扣一环的问题连锁出现。那么可想对“中间道路”的整体,会有多少课题需要研究和解决。有人会说,既然中国政府一直拒绝“中间道路”,还有什么必要进行具体研究?做高度自治的方案也没有意义。然而对此不能只看其一。把“中间道路”具体化,并非是仅在“中间道路”实现后才有用,而是在“中间道路”从思想变成现实的过程中就不可缺少。因为只有“中间道路”具体化了,才能让各方真正了解“中间道路”到底是什么。

 

何况,中国人民和中共政权不是一体的,政权的不合作,反倒更应该加强对人民的争取。汉人多疑,是因为在历史上受的欺骗多。汉人不会像藏人那样对达赖喇嘛的话无条件相信,而是只有看到实际内容,才可能逐步消除猜忌,产生信任。从这个角度,今天播种,收获是在明天。

 

 2007年4月

(本文为RFA藏语节目,转载请注明。) 

« 上一篇 | 下一篇 »

Trackbacks

点击获得Trackback地址,Encode: UTF-8 点击获得Trackback地址,Encode: GB2312 or GBK 点击获得Trackback地址,Encode: BIG5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 (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