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尔木的新藏人

 

格尔木的新藏人

 

王力雄

 

长江、黄河、澜沧江的源头地区成立了“三江源自然保护区”,原本在那个地区放牧的藏族牧民被分批迁移出来,安置到格尔木市。被迁移的牧民开始很高兴。他们早就向往城市生活,现在政府给盖房子,发给生活费,简直是太好的事情,于是便离开草原,搬到城里住。

 

住进了城里房子,要添置全套家具才像城里人。他们买不起新的,只能买旧的。格尔木的旧家具市场被迁移进城的藏人带动,从开始四百元钱能买全套家具,涨到了现在一张桌子都要四百元。

 

有人形容,当牧民面对市场,就像小孩子进了超市,什么都想拿。他们买汽车、买电视,学着城里人那样用手机、用化妆品,下饭馆,进娱乐厅,很快就会把手里的钱花光。他们学会了在城市里花钱,却不会在城市里挣钱。他们接受了城市奉行市场的规则,却没有能力在那规则中竞争和取胜。无事可干的他们在街上闲逛,看商店里有什么,看城里人如何消费,于是更会感到手上缺钱。可是怎么得到钱呢?

 

在格尔木去拉萨的青藏公路上,近年出现了一种案件,作案者埋伏在公路两边,用绳索像套马一样甩向公路上疾驰的摩托车,把骑车人套住拽下,然后把摩托车抢走。这种作案方式,让人猜测只有会放牧的人才有如此本事。

 

迁移者的变化不是停留在城里,他们和原来生活的土地、人群仍然有千丝万缕的联系,于是变化和冲击也就随着来来往往延伸到他们的家乡和族人。事实上,这些年的经历已经显示出,市场化就像冲进羊群的狼,横扫一切,想怎么样就怎么样,牧民没有任何抵抗能力,只能被狼赶着跑。

 

从进城的兴奋逐渐冷静下来,迁移者发现离开了草原,放弃了原本熟悉的生产方式,结果使自己沦落到最底层。在市场上,他们只能找到类似挖沟填土的工作。当他们用笨拙动作使用以前从未摸过的铁锨时,那种形象让藏人中的老一辈痛楚地回忆起一九五九年被抓到格尔木劳改的藏人,虽然事隔将近半世纪,可他们的形象简直是一模一样,干的同样的活,也同样都是离开了草原,住到了只有石头和沙子的戈壁滩上。虽然今天来格尔木的人似乎是出于自愿选择,但是放到时代的大背景下,所谓的自愿也不过是一种错觉而已。

 

2007-5-2

 

(本文为RFA藏语节目,转载请注明。) 

« 上一篇 | 下一篇 »

Trackbacks

点击获得Trackback地址,Encode: UTF-8 点击获得Trackback地址,Encode: GB2312 or GBK 点击获得Trackback地址,Encode: BIG5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 (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