挣钱与环保

 

在从事“环保”活动的同时,我对环保的前景实际是相当悲观的,因此我从事环保活动,并不是指望它的效果,只是在表达个人的一种态度。

 

 

挣钱与环保

 

王力雄 

一位在英国居住的朋友讲了这样一件事:英国的环保教育非常普及,尤其对儿童更下功夫,大概跟中国当年进行共产主义教育一样,把希望寄托在下一代身上。教育效果应该说不错,平时非常喜爱汽车的儿子一天坚决要求妈妈卖掉汽车,因为汽车是个“bad thing(坏东西)”。当妈妈的不好直接反对,只有问她的小环保斗士,如果没有了汽车,他怎么去上学?儿子稍做思考,随即迎刃而解地指教他妈:“我们买一架飞机!”

那位妈妈并不反对保护环境,相反,她也是绿色运动的积极分子。她之所以不能遵从儿子的指示,不是不知道汽车之害,而是在她及家人生活的西方社会,汽车已是生存的必要条件。没有汽车,全部生活都得乱套,甚至难以维持。

这个小故事是个典型写照,反映出环境保护的尴尬。环保工作者和热心者做了大量努力,不能说没有成果。今天环保意识风行世界,家喻户晓,至少在口头上,几乎没有人公开反对。“绿色”成了一个时髦字眼,即使在我们中国,也呈现了方兴未艾的势头。我们反对污染、反对噪音、反对乱砍滥伐、反对不洁净的垃圾。不错,这挺好,可是我们——也可以扩展到全人类——有几个反对挣钱呢?

这不是胡乱拉扯,文不对题,我想这二者就象鸡与蛋的关系那样清楚。为什么会有污染、公害、生态的破坏?难道是人的无事生非,活腻了的恶作剧,或者仅仅是“不讲卫生”的坏习惯吗?不是,它们在很大成分上,正是从“钱”的鸡屁股里下出的蛋。

钱只是一些挺刮刮的纸片,从宫殿般的银行里流出,看上去有何污染?然而钱的背后,支撑着那些纸片的真实却是忙碌不停的生产,是林立的烟囱,是开矿伐木、油轮远航,是对资源的无尽索取,还有利润最大化原则——正是那些,构成着污染世界的最大来源,造成对生态的致命破坏,并唆使着对保护环境的顽强抵抗。

人爱财,自古如此,随着现代社会从头到脚地商业化,人比任何时候都财迷心窍。多数人在今天并非被饥寒所迫去挣钱,我们从没有象今天这样不愁温饱,然而我们却越发把钱奉若神明,把挣钱当做生活目标。但是钱挣得愈多,造成的污染愈多,资源愈消耗,生态愈破坏——这样一个明了的因果关系,只因隔了一层印刷精美的纸币,人们就“一叶障目”,视而不见。这时,即使是再真诚的“环保”,又怎么能免得了被归于荒谬的范畴呢?

美国人可怜一头被冰困住的鲸鱼,不惜出动破冰船和直升飞机去解救;我们没有这财力,但我们憎恨满地垃圾,至少可以组织几次“清洁世界”的活动。然而若是我们每人与此并行的都是去尽可能多地挣钱,算一算可能从那些钱中产生的垃圾,将会是我们清洁掉的多少倍呢?同样,不正是为了从挣了钱要花钱的人(包括救助鲸鱼的人)那里挣到钱,捕鲸者们才日复一日地屠杀成百上千头鲸鱼吗?

所以,当我们把目光投向满目创痍的世界时,我们应当明白,对世界最大的毁坏不是别的,是在我们内心燃烧的贪婪。如果我们不把爱财之心变成更多地热爱自然,如果我们不把占有的欲望变成存在的审美,如果我们不把对钱的渴望变成对生命意义更崇高的追求,我们的世界是不会仅仅被扬汤止沸的“环保”行为拯救的。

说到这,接着会引伸出更深一层的问题:上述心态变化是否只取决于每个人的自我“修炼”或是“环保教育”呢?就象一开始讲的故事,也许孩子和妈妈都想放弃汽车,但如果不是归隐深山,他们还要在英国社会生活,汽车那个“坏东西”就是无论如何难以放弃的。同样,也许你的内心世界已经足够淡泊,并不想在温饱有余的生活之外再多挣什么钱,然而对你的老板来讲,你不想挣钱不会被理解为你的净化和超脱,而是你惰性增加,效率降低,为公司创造的价值减少。你因此可能被“炒鱿鱼”。你不想多挣的钱虽然没挣,同时你必须养家糊口的钱也同样挣不到了。这时的你,还能做什么选择呢?

除非整个社会放弃利润最大化目标——也就是放弃当今人类社会安身立命之本,问题才可能最终解决。那意味的是当今人类主流社会和主流哲学将整个被颠覆。听上去是不是有点象天方夜谭,或是痴人说梦?

然而在我来看,确确实实就是如此,“环境保护”决非仅仅是简单孤立的个人行为,更不是附庸风雅的业余爱好,沿着它贯通的命脉追寻下去,将会不可避免的,一直通向宗教和革命。

 

1994


 

 

« 上一篇 | 下一篇 »

Trackbacks

点击获得Trackback地址,Encode: UTF-8 点击获得Trackback地址,Encode: GB2312 or GBK 点击获得Trackback地址,Encode: BIG5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 (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