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岁库万的小故事

这是我在新疆亲身经历的故事,很容易让人想起阿凡提的幽默,却是在今天中国真实发生的。

 

百岁库万的小故事

 

王力雄

《西游记》里有一段讲到唐僧师徒去西天取经时,路过女儿国,猪八戒喝了那里一条名为子母河的水,竟怀上了胎。今日新疆的若羌县,有一条河正叫做子母河。那子母河流经古楼兰的都城伊循故城,附近的米兰绿洲是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的三十六团垦区。三十六团团部文教科有个业余考古学家老洪,他向我解释,因为当年的楼兰王是女王,所以楼兰国就被传说演变成女儿国写进了《西游记》,而吴承恩笔下的子母河与眼前这条同名河正是同一条河。

 

子母河催孕有奇效

 

说子母河的水能使没有“产门”(八戒语)的猪八戒怀孕,当然是在讲故事。但是据老洪介绍,子母河的确能促进怀孕,仅他们三十六团,可以查证的就有四十七对不孕夫妇喝了子母河的水而生育。他举劳改支队韩队长为例,早年在河北当兵,结婚数年夫人不孕,不得已收养了一个孩子,没想到转业来到三十六团,喝上了子母河水,竟一连串生了四个,把收养的孩子还给了原父母,夫人接着又生下第五个。

子母河水催孕的名声在外,甘肃、青海、西藏的司机开车到这,都带着大桶小桶,灌满子母河水带回去。远在库尔勒的兵团农二师工程一团有一对夫妇数年不孕,男方父母逼其离婚,否则不认他是儿子。为了解决这个难题,那个团打破野外工程不允许妇女参加的惯例,批准夫妇二人同时到米兰参加子母河电站工程,并专门给二人一顶夫妇帐篷。工程结束后,那对夫妇果然如愿以偿,得了一个胖小子。

老洪讲,几年前有研究机构考察过子母河,结论是子母河由阿尔金山的冰雪融化形成,在阿尔金山矿层中反复渗透,含有丰富的微量元素,可以增强动物的生殖系统。“我们这的双胞胎特别多,”老洪说起来特别骄傲。“子母河水灌溉的庄稼和果树,产量也特高。”

 

 

不甘寂寞的“罗布泊老寿星”

 

子母河水不光有助怀孕,可能还是米兰当地维吾尔族居民普遍长寿的原因。长寿者中首屈一指的一百零六岁,老人名字叫库万。

库万在半世纪前的盛世才统治时期就当米兰乡长,共产党时期仍然当乡长。直到一九六六年,米兰当地居民全部被收编进生产建设兵团,他还以七十岁高龄担任三十六团民族连的连长。现在他早已退休,但还可以劳动和自理生活。由于米兰靠近世界知名的罗布泊,一些来访的文人骚客就把他称作“罗布泊老寿星”。

老库万两眼有神,形态只如七、八十岁。但是最令我惊讶的还不在他面对照相机就能把腰杆挺得笔直,而是老洪讲的一段故事。

库万年初死了老伴。到了七月,刚做了几个月鳏夫的他便受不住寂寞了,独自一人从米兰跑到三百里外的若羌县城,不知道施展出什么魅力,竟吸引了一位七十岁的妇人同意做他的新老伴。那妇人就是我去时正在院子里扫地的那位,看上去不比库万年轻多少。

库万不愧当过干部,有法律观念,不像普通农民那样随意同居。在把新老伴领回家之前,他先领着她到若羌县民政局办理结婚登记。没想到却在那儿碰了个钉子,他的户口所在地是米兰,属兵团管辖,不属若羌县,若羌县民政局因此拒绝给他登记。库万垂头丧气地出来,恰好三十六团的团长到若羌县政府办事,两人碰了个照面。他把情况跟团长一说,团长大喜,连叫好事,亲自去找若羌县的县长。团长和县长平级,彼此经常相求,县长当然要给面子,一个电话打到县民政局,便成就了罗布泊老寿星的好事。

然而过不了几天,团长就要为他的热心大大后悔了。

 

 

港商投资有条件

 

今日中国是“外资”钻营之地,连若羌这个新疆本地人都很少到的死角,也没逃过“外资”的火眼金睛。就在库万喜解良缘一个月后,一位黄姓港商来到米兰,瞄上了古老土地上的这条子母河。

黄某在三十六团官员的殷勤陪同下“考察”了罗布泊老寿星,谈话中问了库万一个问题:他还有没有性交的能力?库万回答说,他有,但是他的新老伴身体有病,总是拒绝,他也没办法。

考察结束,黄姓商人向三十六团提出了一系列关于投资的许诺:诸如要建厂生产子母河矿泉水;要用当地的一种壮阳中草药加上子母河水生产提高性功能的补养液;要建高档别墅群,供海外有钱的不孕者前来求子等。他预示的投资规模使三十六团与若羌县的官员们心动不已。地方经济难以起飞,关键就是缺钱,若是有了这等规模的“外资”,若羌这个死角不就开启了通向世界的大门吗!

然而黄姓商人话锋一转,提出一个条件,上述一系列投资许诺是否真兑现,就取决于此条件,可以说那是决定他投资与否的前提。

黄某的条件是:要给库万找一个新妻子,确保其有生育能力,也就是最多不能超过四十岁。假如库万能使那新妻子怀孕,第一笔投资就会到位。那笔钱将主要是为库万的种保胎。那时他还要派一个电视摄制组过来,拍摄下整个过程。等到老寿星的婴儿一出世,他的大投资就会正式启动,滚滚而来。黄某还进而要求那时得到孩子的抚养权,他将从香港派高级专家和护士前来对婴儿进行哺育保健,同时大做广告,向全世界推出这个人类奇迹。那时,前面所说的建厂建别墅等工程也就会一道快马加鞭地干起来。

从生意角度,黄某的主意可算得上奇想。但三十六团和若羌县的官员可犯了难。找个四十岁的新娘,年龄差距倒算不上大障碍,多做点工作,给一些好处,总能找到愿意献身的妇女。问题是这个老库万刚刚结婚一个月,难道还能逼他离婚不成?库万换个小媳妇也许很高兴,可怎么处置他那位七十岁的新老伴呢?要是老库万当时能多忍一个月,或者是团长没有在若羌县城碰上他,现在岂不就是皆大欢喜了吗?真是不巧!

不过已经上了门的“外资”,无论如何不能让它飞了。改革开放已经给出了判断问题的标准:一件事该不该做,关键看它能不能促进经济发展,其他的一切都要服从这个最高原则。旧道德自不必说,早被摧毁得七零八落,意识形态的清教现如今也早成了明日黄花,没人在乎。官员们研究的结果,暂且绕开婚姻问题,先给库万找一个年轻女人,就算是当偏房也可以,重要的是让她尽快怀上孕,那样才能把“外资”引进来。至于怀了孕以后,需要开始对外大做广告的时,给那女人什么名分,库万现在的老伴怎么办,到时候再想办法。

找女人的事由若羌县的地方官去办,他们管辖下的维族妇女多,可选择的余地比较大。总之要尽快行动,及早给黄先生一个满意回答。

可惜当时我只是路过,不能在米兰长住。我很想能亲眼看看这出人间喜剧的结果。但我估摸着即使有子母河水的助威,对于一位一百多岁的老人,弄出个儿子也得是个旷日持久的过程。我难以确定对库万这到底是喜还是悲,却由此更清楚地看到金钱的法力无边。在今日这个大千世界上,一切都成为操纵在金钱手中的木偶,即使你能活到一百多岁,它也能把岁月赠给你的尊严买去,把你弄成一个配种的动物,为它的增殖效力。

呜呼,老库万!

1993

 

« 上一篇 | 下一篇 »

Trackbacks

点击获得Trackback地址,Encode: UTF-8 点击获得Trackback地址,Encode: GB2312 or GBK 点击获得Trackback地址,Encode: BIG5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 (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