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金钱和宗教的“三角”

 

权力、金钱和宗教的“三角”

 

王力雄

 

我曾在康区碰到过这样的场面,一个县的党政官员出城三十里,在路边搭起帐篷,欢迎一位从内地带着汉人老板返回的活佛。一路警车开道,车队长达一里地。县当局给活佛这种旧西藏迎接贵人的礼节,目的不仅仅是“统战”。今日藏区哪个地方有知名寺院,就要把它搞成旅游点;哪里有地位高的活佛,就要当成招商引资的工具。因为在内地汉人老板眼里,藏区的县委书记、县长只是百无一用的芝麻官,但是对藏区活佛却兴趣浓厚,尊奉有加,因此活佛就成了有价值的资源。

对有些活佛来讲,想获得个人与寺庙的良好发展,需要权力的庇护,因此也要讨政府欢心。目前藏区这种权力、金钱和宗教之间的“三角”,使得不少活佛无心钻研佛法和修行,既不通过讲经传法指导百姓的信仰生活,也不从事社区公益为百姓造福解难,热衷的是同有钱的港台信徒和内地老板交往,或是同官场的权势者周旋。他们总是在内地都市间飞来飞去,住高级宾馆,出入饭店酒吧,身边簇拥着有钱的汉人男女。呈现当今典型的图景——大款供养活佛,活佛保佑大款。

我见过要当影视编导的活佛,见过要当歌星的活佛。乘坐上百万元汽车的活佛到处可见;在内地拥有豪宅的活佛也越来越多,有的活佛干脆在内地做生意发财。不过更糟的是那些一心钻营权力的活佛。一方面顺着当局口径攻击达赖喇嘛;另一方面任意编造身世、神乎其神;针对汉族信徒的迷信心理,到处封许谁是活佛转世,谁是空行母投胎,用以笼络人心和交换利益,由此给一些有名有钱却行为不端的人创造盗名欺世的可能,败坏宗教。

这类活佛最常用的理由是,宗教事业需要资金,要建寺庙、塑佛像,靠藏人一元两元钱的供养,何年何月才凑得够,不在汉地化缘怎么行呢?另一种说法为他们常年混迹汉地和都市辩护——弘扬佛法不能仅限藏地,也要去救渡汉人众生,何况大隐隐于市,出家人即使身在红尘又有何惧?对这些说法,色达五明佛学院的堪布晋美彭措痛心地批评——建庙造塔、印经放生一类事应该是在家人所为,出家人的功德不是把心思放在那上,而要把全部生命放在闻思修上。“大隐隐于市”首先得有一个“大”,现在的出家人有几个能担当起那个“大”呢?如果那些活佛僧侣不是大成就者,谁能相信他们沦落红尘之后,可以做到不染呢?

 2007年5月

(本文为RFA藏语节目,转载请注明。) 

« 上一篇 | 下一篇 »

Trackbacks

点击获得Trackback地址,Encode: UTF-8 点击获得Trackback地址,Encode: GB2312 or GBK 点击获得Trackback地址,Encode: BIG5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 (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