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汉人的西藏经历

 

一个汉人的西藏经历

 

王力雄

 

一位在“萨噶达瓦”期间去西藏旅游的朋友回来讲他经历的“一次抢劫”。他们三十多人一个旅游团被领到拉萨市中心一个据说是佛学院的寺庙。前面的感觉很好,殿堂古旧,佛像庄严,香火缭绕,喇嘛念经,然后带他们去让活佛摩顶加持。当大家内心充满感动时,关键一步便开始了。他们被告之,活佛不会讲汉语,因此不能把对每人命运的预测讲出来,但是今天正好有一位能讲汉语的高僧在,他来告诉每人的未来吉凶。

 

“高僧”采取的方式是单独接见。他操着流利汉语,用内地巫师神汉的词汇给每个人讲了几乎同样的话,无非是“天庭饱满、贵人吉相、大富大贵”等,然后话题一转,恫吓当事人近期会遭不顺,有小人陷害等,若想消灾去祸,必须要烧高香。而烧香效果如何,取决供养是否心诚。

 

我的朋友不太明白,反复询问,“高僧”告之心诚体现在交钱多少。朋友问交多少,回答少则三千,多则三万,越多越好。朋友推托自己出来旅游,身上没有多少钱。“高僧”谅解地指点:“我们这里可以刷卡。”朋友这时已经完全明白,前面的神圣庄严都是圈套,目的就是为了钱。他的感动变成厌恶,几次想拂袖而去,可是被“高僧”单独接见的局面和环境使拂袖而去会显得过于激烈,稍讲情面就很难做出。朋友最后给了三百元钱得以脱身。而单独接见的精心设计使得旅行团成员无法沟通,只能挨个被宰。当大家最后碰面时,得知人人都交了钱,我的朋友交得最少,多的交了几千。大家共同感觉是遭遇了一次被胁迫的抢劫。而在后来的旅途中,旅行团又有三次被带进类似的局,其中一次是在青海的塔尔寺。大家对西藏的评价,因为这种遭遇降低了很多。

 

顺便介绍一下,我这位朋友是1980年代的共青团中央常委,与胡锦涛共事,曾在官场前途无量,但是因为反对镇压天安门运动与中共决裂,从此追求自由民主,至今已是中国民主运动的核心人物之一。也许未来有一天,他可以对解决西藏问题发挥作用。可是第一次去西藏就让他留下这种印象。我只能尽力给他解释,问题并不在西藏本身,而是在西藏的殖民化后果。

 

我向朋友要来让他遭遇“抢劫”的寺庙照片,传到拉萨去,拉萨那边立刻认出,那是藏传佛教格鲁派弘传密宗法要的最高学府之一——下密院。

 

 2007年6月

(本文为RFA藏语节目,转载请注明。) 

« 上一篇 | 下一篇 »

Trackbacks

点击获得Trackback地址,Encode: UTF-8 点击获得Trackback地址,Encode: GB2312 or GBK 点击获得Trackback地址,Encode: BIG5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 (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