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来“模拟仿真”藏人的命运

 

谁来“模拟仿真”藏人的命运

 

王力雄

 

藏人朋友对当前遍布康区的拦河修坝表示焦虑。所有江河几乎都被抢占,大江大河由势力大的集团开发,小河小水被小一些的内地老板分赃。开发者与当地官员相互勾结,近乎疯狂地把藏区河流据为己有。今日康区到处在拦河、征地和迁移。几乎每个县都成立了所谓的“移民办公室”,把百姓从祖祖辈辈居住的地方赶走。每个项目都打着国家需要的旗号,好像国家需要是天经地义,而藏区需要什么,藏人有什么想法,无需考虑。

 

藏人朋友们最担心南水北调工程,但我发现他们只知道从通天河、雅砻江和大渡河调水入黄河的方案,当我提到还有一个要把雅鲁藏布江水引到黄河的“大西线方案”时,他们大吃一惊。他们都是藏人精英,有的还是政府官员,对这个消息闻所未闻,普通藏人当然更不可能知晓。

 

与此同时,“大西线方案”正在紧锣密鼓地进行。前不久北京发起一个声势浩大的活动——要利用超级计算机和高精度地形数据,对雅鲁藏布江水能否按照大西线方案流到黄河进行“数据模拟仿真”。虽然活动尚未开始,也没有得到结论,但是大西线的支持者们兴奋异常,似乎结果一定会证明方案可行,而只要有了科学支持,任何反对都将不在话下,高层决策者就会拍板决定了。

 

这种可能性不是没有。科学为政治服务在中国已是常见的剧目。鼓吹者们以“大西线是本届领导人可以为中华民族做的能载入史册的重大项目”进行诱惑,骚到了好大喜功者的痒处。然而就算靠大量超高大坝和超长隧道的支持,雅鲁藏布江水能够流到黄河,就能排除调水产生的所有问题吗?

 

人为活动改变了地球气候,已经是科学家的共识。那么作为规模最大的人为活动,调水难道不会进一步改变地球气候吗?大西线的鼓吹者往往以地球变暖导致水资源短缺作为理由,但是大量的水一旦改变分布,打破平衡,会不会导致地球更暖,造成更严重的缺水呢?这种后果远远不是所谓的“数据模拟”能仿真得出来的。

 

一位长江源地区的藏族环境保护者说得很沉痛:对于藏人,气候变化原来只是个遥远话题,现在则变成了能否生存下去的眼前现实。藏人承担了人类活动导致气候变化的直接后果。正在融化的南极北极毕竟无人居住,而生态脆弱的青藏高原,却是藏人唯一的家园。

 

 2007年7月

(本文为RFA藏语节目,转载请注明。) 

 

« 上一篇 | 下一篇 »

Trackbacks

点击获得Trackback地址,Encode: UTF-8 点击获得Trackback地址,Encode: GB2312 or GBK 点击获得Trackback地址,Encode: BIG5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 (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