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个人都要为自己负责

 

每个人都要为自己负责

 

王力雄

 

在热贡隆务寺的经堂,谈到文化大革命时隆务寺被砸和被拆,我问一个岁数大的当地藏人,破坏寺庙的是外来人吗?那位藏人否定了,说都是本地藏人自己干的。经堂值班的僧人听到这话非常不满,用藏语呵斥那藏人,以后不能这样跟外人讲,我们又不是疯子,为什么要砸自己的庙!还不是外面来的政策,当地人才会做那样的事。

 

僧人的话不错,但不应该是全部。如果仅仅解释到这一步就为止,虽然有助于心安,却会同时阻挡了真实和深入的反省。不可否认外部原因是决定性的,但若只看到外部原因,把全部责任都归于外部,也会形成一个奇怪的链条——最终将找不到承担责任的人。

 

没错,砸庙的藏人是被汉人干部指挥的,但汉人干部也是执行上级命令,而下命令的上级又是执行中央指示,中央成员再可以把责任推给毛泽东,而毛反过来也可以说,开展文化大革命的决议在中共八届十一中全会上每个人都举了手,他是执行集体决议!

 

每个人都要为自己负责。不管外部原因具有怎样的决定性,也是通过每一个个人的服从起作用。当人说自己别无选择的时候,其实始终都有另一个选择,就是不服从,因而就不能说没有选择,只是你没有去选择。

 

当然,人们总是会把自己的服从归于为了保存自己不得不为之,藏人在文革期间参与破坏寺庙,也一样被简单地如此解释。用恐惧解释事情是最方便的。但是在我看来,把一切归于恐惧却是对藏人形象的歪曲。难道仅仅出于在恐惧面前的懦弱,藏人就任凭自己虔诚信奉的宗教被侮辱得那样不堪,摧毁得那样彻底吗?任何一个宗教在面临摧毁时都会拼死反抗,历史上藏人在捍卫宗教时又何尝惧怕过死亡威胁?如果恐惧可以作为充足理由,那么若是再有一次类似的恐惧降临,藏人是不是还会去砸自己的庙呢?

 

——如果不再相信历史会如此重演,那么就不能回避,为何文革期间曾经做过?现在为何又不再会做?其中的变化在哪里?这种问题值得思考,思考的结果也应该带来启迪。

 

 2007年8月

(本文为RFA藏语节目,转载请注明。) 

« 上一篇 | 下一篇 »

Trackbacks

点击获得Trackback地址,Encode: UTF-8 点击获得Trackback地址,Encode: GB2312 or GBK 点击获得Trackback地址,Encode: BIG5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 (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