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草之害

 

虫草之害

 

王力雄

 

现在虫草的价格不断上涨,一斤卖到45万。很多场合虫草都是论根卖,好的一根70元,贵的可以达到上百。有虫草的地区,一家人在挖虫草季节的一个月就能挣到20万元。各家盖房子,买汽车,都是靠卖虫草的钱。

 

虫草变得这么值钱,人们梦想的东西都靠它才能得到,于是便成了被争抢的对象。围绕着小小虫草,械斗、仇杀、欺诈、抢劫到处发生,村庄之间画地为牢,用暴力驱赶进入自己地盘的邻居。原来的亲戚可能变成誓不两立的仇家,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现在也可能互相追杀。这样的现象,在不少地方都能看到。

 

跟虫草收入相比,靠放牧或农耕挣钱就显得太辛苦也太微薄了。一年的劳累,比不上几根小小虫草,因此有些人就不再愿意劳动,牛羊不放了,田地不下了,祖辈传下来的手工艺也放弃,每年除了挖虫草的那一个月拼命地干,其他时间就是无所事事,终日闲逛了。

 

人闲了,就会琢磨其他事,所谓的“富贵思淫逸”。即使在偏远的贡觉县城,现在也有了多家咖啡酒吧,有了内地和本地的妓女。深山里的寺庙挡不住红尘污染,僧人们纷纷到城市和内地去找钱,享受世俗的愉悦。原本清净的寺庙随之腐化,庙堂盖得越加高大堂皇,活佛坐上了上价值百万的汽车,甚至听说有的寺庙里还安装了电梯。然而经文不学了,僧侣心散了,寺庙内部生出种种纠纷、矛盾和烦恼。如果连寺庙和僧侣都在发生如此变化,普通百姓的变化当然更是挡不住。

 

钱是多了许多,可是生活却不见得更好了。往往那些门口有汽车,屋子里有彩电的人家日子却过得更穷。治多一个朋友讲了他老家那有这样一家人,房子周围扔着14辆骑坏了的摩托车,老婆和女儿平时抹口红,用摩丝,家里却没有一头牛羊。一个骑摩托车路过的外地人坏了轮胎,看他家周围散落的摩托车,以为是摩托车修理铺,提出买一个轮胎。主人给从旧车上拆下一条轮胎,不要钱,而是要过路人脱下鞋来换,因为他全家已经没有一双完整的鞋。

 

目睹世事变迁的老人们感叹,过去谁家里死一个人,家家都会为死者点起酥油灯,现在则是见到外面来个人,个个都想着怎么从他那里得到一块糖。

 

2007年9月

(本文为RFA藏语节目,转载请注明。) 

« 上一篇 | 下一篇 »

Trackbacks

点击获得Trackback地址,Encode: UTF-8 点击获得Trackback地址,Encode: GB2312 or GBK 点击获得Trackback地址,Encode: BIG5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 (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