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原是有文化的

 

草原是有文化的

 

王力雄

 

中国的大江大河,源头主要集中在藏区。以前藏区森林大量被砍伐,运往内地。1998年中国发大水后,当局认识到江河上游生态的破坏是重要原因,于是停止了砍伐森林。

 

藏区人民从来反对砍伐森林。记得当年在甘孜州看到森林着火,几个藏人在对面山上喝着啤酒观看,又叫又笑。他们对自己的行为解释说,与其迟早砍了给汉人用,不如烧火让自己看个热闹。这其实是一种无奈的宣泄。

 

当发水使中国内地尝到了破坏生态的报复,采取的措施却是要让藏人负责。目前最为流行的说法,是把江河上游的生态破坏归咎于藏民“过度放牧”。不管什么场合,即使是什么都不懂的人,也把“过度放牧”挂在嘴头。出台的措施,顺理成章就是让牧民离开草原,不再放牧。

 

制定这种政策的人想得很简单。牧业不就是为了得到肉奶产品吗?现代的工业化饲养足够提供相应的产品,已经不再需要那种落后的生产方式,因此牧业就可以被取消了,生态也就会由此得到好转。在他们心目中,放牧只是单纯的经济活动,其中没有文化,也没有人,随时可以被另一种经济方式取代。

 

中国的政策制定者多数是工程师,他们的思维逻辑是唯物的,因果关系被当作直线。既然“过度放牧”了,生态的敌人就是牧民,而理想的草原则应该是没有牛羊的,只要把人和牛羊赶出草原,生态就会万事大吉。他们却没有回头看看,藏人祖祖辈辈在草原放牧了几千年,为什么过去生态没有破坏,也不存在过度放牧呢?

 

一位朋友最近去西班牙参加世界牧民大会,有专家提供了一种试验的结果——用光照模拟阳光和气候变化,用割草模拟牛羊吃草,经过长期观察显示,有放牧比没有放牧的草原更有利生态的多样化,因此放牧对草原生态应该是有利的。

 

牧业在草原上从事了几千年,已经变成了草原生态的组成部分,构成自然循环的环节之一。它除了是一种自然生态,还是一种人文生态。当决策者认定工业化饲养可以解决肉奶供应时,也许没错,然而人的世界在物的层面之外,还有文化存在。牧业是人类最古老的文化,也是牧民与生俱来的生存方式,那是不应该按照工程规划一笔勾销的。

 

 2007年10月

(本文为RFA藏语节目,转载请注明。) 

« 上一篇 | 下一篇 »

Trackbacks

点击获得Trackback地址,Encode: UTF-8 点击获得Trackback地址,Encode: GB2312 or GBK 点击获得Trackback地址,Encode: BIG5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 (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