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人之间的实在话

 

汉人之间的实在话

王力雄

 

我开车过阿尔金山时曾经搭过一个若羌县的公务员,他的老家是河南,从兰州军校毕业到乌鲁木齐部队服役,转业后分配到若羌当干部。搭车的人一般比较愿意讲话。我是过路汉人,那干部对我也没有戒心,加上我提问题时故意用官方术语,比如问他稳定情况怎么样,反分裂是否有成果等。他便坦率地回答说,这些年稳定情况大有起色。措施一是各级学校从二○○○年后必须百分之八十用汉语教学,由此迫使维族人认同汉人和政府。另一个措施是各种会议,包括人大、政协都用汉语,不给翻译。即使是代表,只要不会汉语就一边坐着去,没你事了。下各种文件也不用维语,因此不会汉语就别想当公务员。这种措施使得维族人认识到,未来想发展,只有学好汉语。时间长了,最后他们就可能连维语都不会说了。搭车的干部说到这时,言表非常得意。

 

法律规定民族语言是自治地区的官方语言之一,必须和汉语同时使用。搭车的干部作为在民族地区工作的国家公务员,如果是在公众场合,或是有维吾尔人的地方,绝对不会讲这样的话。但是只要私下面对汉人,会认为彼此在对付少数民族方面是一致的,也就肆无忌惮了。

 

他向我透露的另一个情况是,二○○○年以来,村一级党支部书记都由党政机关下派的公务员担任了。各级书记都是汉人,掌握实权,维吾尔人只能担任行政职务,没实权。汉人到村里当书记,一般会再委派当地的汉人担任村里其他干部。那些当地汉人往往是祖上就来到这里的,有的甚至连汉话都说不好了,他们能被维吾尔人接受,但是在内心深处还是只认同汉人政权的。

 

后来,我把听到的这些话转述给一位维吾尔朋友。那位朋友说:“现在当局认为自己聪明,可是没看到将来会出哪些问题。他们正在学苏联以前搞的。可是苏联在中亚地区强迫学俄语,历史已经证明失败了。当年前苏联的中亚国家人民虽然都是穆斯林,可是连猪肉都吃,毫无疑问地吃。可是你看,他们的信仰还是没有灭。一旦有了自己的空间,就要争取国家独立,重新开始保护自己的宗教。你看,独立后的政府出钱培养宗教人才,到沙特、埃及的学院培训,到土耳其培训,大批的人去朝拜。所以,前苏联那种手段是不会成功的,最终是一定要失败的。”

 

 2007年12月

(本文为RFA藏语节目,转载请注明。) 

« 上一篇 | 下一篇 »

Trackbacks

点击获得Trackback地址,Encode: UTF-8 点击获得Trackback地址,Encode: GB2312 or GBK 点击获得Trackback地址,Encode: BIG5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 (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