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离九一一有多远?

 

中国离九一一有多远?

 

王力雄

九一一之后,中国政府利用国际社会尤其是美国迫切反恐的心理,把东土反抗运动和本·拉登、塔利班联系在一起,把甘孜州丹增德勒仁波切以恐怖爆炸罪判刑,升级了对少数民族的镇压,并以反恐名义堵住国际社会在人权方面的批评。

 

少数民族在中国,与穆斯林世界和西方世界的关系有相似之处,处处败在下风,屈辱挫折,无能为力,甚至陷入绝望。这种状态恰恰容易滋生恐怖主义。虽然恐怖主义并不能真正改变民族的处境,但是至少能在情感方面表达不屈服的意志,安慰一下民族自尊;从实效方面,恐怖主义容易引起国际关注,增加中国统治的成本。与阿拉法特的恐怖主义道路相比,达赖喇嘛的非暴力之路往往不被人认为有效。达赖喇嘛和平抗争那么多年,也没有实质性地前进一步,而巴勒斯坦已经快建国了。这使得不少西藏青年相信恐怖主义更为可取。而在他们看来,中国政府懂得的语言也只有暴力[S.K1] 

 

回顾历史,中共当年在夺取权力的过程中从不吝惜使用暴力,也毫不顾忌伤及无辜,以今天的标准衡量,可算地道的恐怖组织。中共当然会说自己那样做是为了「解放中国人民」,然而今天的少数民族人士可以同样说也是为了解放自己的人民。的确,恐怖主义和为自由而战是不易区分的。如果说谁夺取了政权,掌握了国家机器,谁的暴力活动就不是恐怖主义,而反抗暴力的一方就是恐怖主义,那便没有正义可言,历史上底层人民的反抗就统统都成了恐怖活动。

 

如果族群仇恨像现在这样继续积累下去,我相信在中国形成有规模有体系的恐怖活动是迟早之事,当民族仇恨只能以恐怖主义发泄之时,制造出类似九一一的恐怖事件也就不是没有可能了。

 

如果说九一一能给世人什么正面提醒,那就是实力再强大的一方也不能保证自己不会受到重大伤害。如果强者不屑弱势族群的仇恨,不定何时就会遭遇惊天动地的恐怖,让强者一样尝到苦果——很多弱势者的恐怖活动仅仅就是要达到这一目的而已。

 

 2008年1月

(本文为RFA藏语节目,转载请注明。) 

« 上一篇 | 下一篇 »

Trackbacks

点击获得Trackback地址,Encode: UTF-8 点击获得Trackback地址,Encode: GB2312 or GBK 点击获得Trackback地址,Encode: BIG5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 (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