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我想起六四的一个场面

 

今天,我想起六四的一个场面

 

王力雄

 

1989年的六四,天安门周边刚刚经历一夜血腥,我却在木樨地西侧街上,看到数十辆被烧毁的装甲车和运兵车。那里本是六四镇压率先开枪的地方,很多百姓在那里惨遭射杀,人们怎么还会有胆量、有可能在被军队占领的地段做出如此之举?

 

我向一直在场的人们询问。原来是清晨时分,一队军车开到这里停下。那些军人特殊温和的态度,鼓励了原本吓坏的百姓重新鼓起勇气,围住军车控诉和指斥。人越聚越多。那支军队的指挥官,命令全体士兵下车列队,跑步回营。给百姓的印象,似乎是拒绝再去执行任务,因而博得了群众欢呼和鼓掌。

 

没有了士兵的军车那时会遭到什么下场,完全可想而知。在被群众烧毁之前,一些当过兵的人还开动了装甲车,并用装甲车上的机枪对空扫射。谁也没想到,埋伏在旁边一栋高楼顶部的摄像机把这些场面都拍了下来。

 

在随后中央电视台播放的“平暴”电视片中,我惊讶地发现,木樨地烧毁军车的场面竟然被放在了前面,然后才是军队进行镇压。这样的剪接把原因和结果颠倒过来,让观众以为是先有那么多军车被烧,暴徒开着装甲车在北京街头扫射,然后才进行了镇压——开枪镇压因此成了完全必要!

 

那时我才明白,那队温和的军人原来是在布一个陷阱,他们把装甲车和军车开到事先埋伏好摄像机的地点,目的就是让民众“打砸抢烧”。对这个任务的设计者,宣传就如战争一般,需要圈套、诱骗,甚至需要血与火。他们如此蒙骗国民和世界,目的是为六四屠杀找到开脱的理由。

 

电视是很有影响力的,尤其是对普通百姓。这次西藏事件,中央电视台也播放了藏人暴徒打砸抢烧的电视片。那些残暴场面让很多汉人受到震撼,从而站到了拥护政府镇压的立场。

 

但是我在看这些电视片时,却总是止不住回想六四时看到的那些手法。虽然快过去二十年了,但是人没变,制度没变,当年的手法难道不会再次使用?带着这样的眼光,那些拍摄今天“藏人暴徒”画面的镜头位置似乎也就看得出埋伏痕迹;而许多拉萨市民的质疑——314的拉萨街头一度警察消失,任由事态不断扩大,也让我想起了六四早上那队特殊温和的军人。

 

我不能对此种猜测进行断言。但是一个不受民众制约、也不受媒体监督的权力体系,我对它的怀疑是根深蒂固的。无论它搞出怎样的手法,在我看来都不是没有可能的。

 

2008年3月

 

(本文为RFA藏语节目,转载请注明。)

« 上一篇 | 下一篇 »

Trackbacks

点击获得Trackback地址,Encode: UTF-8 点击获得Trackback地址,Encode: GB2312 or GBK 点击获得Trackback地址,Encode: BIG5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 (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