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中国作家协会的公开信

 

退出中国作家协会的公开信

 

 

中国作家协会:

 

看了刚刚收到的2001年第一期《作家通讯》上关于作协第五届全委会第六次会议的有关讲话、决议、总结后,我决定退出中国作家协会。

 

为了说明为什么会做出这样的决定,我对刊登在首篇的“金炳华同志在中国作协第五届全委会第六次会议闭幕式上的讲话摘要”做了一个统计,下列词汇在其全文中出现的次数为:

 

党,24

 

江泽民,8

 

总书记,3

 

邓小平,6

 

丁关根,2

 

中宣部,2

 

中央,5

 

宣传部长,6

 

“三个代表”,6

 

马列主义,2

 

毛泽东思想,2

 

先进文化,6

 

重要思想,5

 

指导思想,2

 

伟大旗帜,2

 

旗帜,3

 

高屋建瓴,4

 

领导,4

 

指导,7

 

倡导,2

 

指引,1

 

指南,2

 

方向,10

 

导向,2

 

方针,4

 

政策,3

 

贯彻,4

 

政治,9

 

大局,12

 

稳定,3

 

宣传,2

 

社会主义,10

 

主旋律,5

 

任务,4

 

献礼,2

 

“双百”,2

 

“二为”,2

 

抓好,2

 

狠抓,1

 

抓,2

 

高举,3

 

奋斗,6

 

落实,6

 

学习,9

 

讲话,9

 

认真,8

 

加强,4

 

坚持,12

 

责任,3

 

意识,7

 

思想,15

 

形势,8

 

组织,2

 

阵地,1

 

核心,1

 

其全文共4468个字,上述词汇总计字数为666字,占全文总字数的14.9%。仅这样一些词汇已经可以说明其内容是什么,再略摘一二句子与段落:

 

要求作家认清大局,自觉地服从和服务于党和国家工作的大局……在事关政治方向、社会稳定、人民利益、国家统一、民族团结等重大问题上,自觉服从和服务于改革发展稳定的大局

 

广大作家和文学工作者要自觉坚持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的指导地位,反对指导思想多元化。

 

作家要有政治意识、大局意识和责任意识,

 

紧紧扣住向建党80周年献礼这一重点任务,把握万众一心跟党走、举国一致求发展的基调。在创作生产中要切实把握好有关政策,时刻不能忘记文学要为改革发展稳定的大局服务。文学作品中涉及党的重要历史事件、历史人物的内容,必须严格遵守党中央《关于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和中央的有关文件精神。反映党和国家领导人的内容,要严格按照中央的有关规定办理。现实题材创作要注意以正面表现为主。对反映民族宗教、台港澳及涉外内容的文学作品必须按程序徵求有关部门意见。

 

如果说以上言词只是一个刚上任的新官个人所讲,这里把《中国作家协会第五届全委会第六次会议决议》全文照录如下:

 

中国作家协会第五届全委会第六次会议,于2001114日至16日在北京召开。

 

会议以邓小平理论和江泽民同志“三个代表”的重要思想为指导,认真学习了江泽民总书记与出席全国宣传部长会议同志座谈时的重要讲话和丁关根同志在全国宣传部长会议上的重要讲话,学习了刘鹏同志代表中宣部所作的讲话,并结合文学界和作协工作实际进行了认真、热烈的论论(应该是“讨论”,原文如此)。会议认为,江泽民同志的重要讲话,高瞻远瞩,涵义深刻,是开创社会主义文学事业新局面的行动纲领。文学界一定要努力学习,深刻领会,坚决贯彻,用以指导今后的工作。会议审议并原则通过了《中国作家协会2000年工作总结》和《中国作家协会2001年工作要点》。

 

会议决定,增补金炳华、罗中福同志为中国作协第五届全国委员会委员。选举金炳华同志为中国作协第五届全国委员会副主席。

 

会议号召广大作家和文学工作者,紧密地团结在以江泽民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周围,以邓小平理论和江总书记“三个代表”的重要思想为指导,坚持“二为”方向,贯彻“双百”方针,进一步唱响共产党好、社会主义好、改革开放好的主旋律。推出更多思想精深、艺术精湛的作品向建党80周年献礼。以对社会主义文学事业高度负责的精神,认真做好召开中国作协第六次全国代表大会的各项筹备工作。振奋精神,开拓进取,谱写新世纪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学事业的新篇章。

 

这个由作协全体委员通过的“决议”一共543字,其中413字是如此“讲政治”。类似的文字在同一期《作家通讯》上,共有8篇。

 

看了这些东西,我想起一个故事:一个东北人训练一只鹦鹉,拉它的左腿,它说“你好”,拉它的右腿,它说“再见”。某天东北人突发奇想,要是同时拉鹦鹉两条腿,它会说什么?结果那么一试,鹦鹉对他说:“妈拉个巴子,你要撂倒谁呀!”——这故事说明,即使只会学舌的鹦鹉,有时都能说出点新鲜话来。奇怪的是我们偌大中国集中了几乎全体最善文字者的“作家协会”,怎么就只会说这种僵尸般的语言?

 

我不禁想,究竟是中国的作家天生就是僵尸,还是中国的“作家协会”想把并且正在把中国的作家变成僵尸?

 

80年代,前辈陈荒煤和好友史铁生介绍我进入作协。虽然我从未指望通过作协得到什么收益,但那时至少把成为作协会员视为一种荣誉。一般而言我的性格并不激烈,也不苛求,我能理解在中国这种特殊环境下个人与机构的无奈。然而看到上面那些文字,我感觉已经超过了能够容忍下去的界限。那远远不再是无奈,而是抵押掉了所有人格、良知与气节向权力的摇尾献媚。继续成为这样一个“作家协会”的成员,已经没有任何荣誉可言,只能是一个作家的耻辱。

 

因此,我正式宣布,从今日起退出中国作家协会。

 

王力雄

 

200152北京

 

 

« 上一篇 | 下一篇 »

Trackbacks

点击获得Trackback地址,Encode: UTF-8 点击获得Trackback地址,Encode: GB2312 or GBK 点击获得Trackback地址,Encode: BIG5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 (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