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再失约—— 给梁京生

 

不再失约

—— 给梁京生 

今天上网,收到一个陌生来信,才知道京生已离开这个世界六天了,我在此世再也见不到他。

 

我对生死算看得很开,但还是一整天沉浸于难言的惆怅。记不得我们有几年没见了,只是偶尔通一个电话。就在他出事前不久,我们还在电话里约——要找个时间见面。

 

这种约我们说过几次了,但始终没有见。想起来,更多责任在我。我知道京生希望的见面是早年那种方式。那时我们常去和平门旁一个炭火烤肉的小馆,他特别喜欢在炎热夏天去那,那时没有空调,我们脱光了膀子——要的就是那股劲——边烤肉边喝二锅头,出一身汗,说无数话,以酒当歌,在精神的天空飞上十万八千里。那是多么美好的时光,每次分手他都会带着醉意连说痛快。后来越来越忙,这样的见面也就越来越少。我总是想把更多的时间留给“有用的事”,心里安慰自己来日方长。不是吗?按正常寿命我们至少还该有二十年时光。等到老了,人就会像年轻时一样有时间了。

 

可这世界就是这样无常。面对突然而至的永别,才知道“有用的事”可能是多么无用,而原来耽误了的事又是多么重要,再也无法弥补。

 

京生,你现在去的地方肯定是个清净世界,不再被“有用的事”充塞,你在那里喝茶读书,寂寞时俯瞰一下人间(我现在就感受你的目光)。京生,寂寞不会长久,我们都会去那里与你会合。

 

这回我一定不再失约。

 

2003518

 

« 上一篇 | 下一篇 »

Trackbacks

点击获得Trackback地址,Encode: UTF-8 点击获得Trackback地址,Encode: GB2312 or GBK 点击获得Trackback地址,Encode: BIG5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 (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