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六再七不可再八

再六再七不可再八

 

王力雄

 

2008912,达赖喇嘛致函正在进行中的西藏人民议会第六次会议,提议召开一个特别会议,对今年西藏事件的发生原因和西藏未来道路进行研讨。

 

第二天,西藏流亡政府首席部长桑东仁波切对议会说,改进和发展未来争取西藏自由的斗争方式是当前要迈出的重要一步。他鼓励藏人参与政治并提出建设性建议,表示流亡政府将及时采纳民众建议。

 

如何看待这个值得注意的信号?首先,这可以被看做是一个策略。在今年的西藏事件后,虽然又有两次藏中接触,但是如前面的会谈一样,仍然没有任何成果,只是北京为了奥运所做的表演。第七次会谈约定第八次会谈在奥运会之后的十月份举行,但会不会一样没有成果?达赖喇嘛和流亡政府的这个动作,是在向北京传达这样的信息,他们不会被毫无成果的谈判一直拖下去,也不要认为达兰萨拉不会选择另外的道路。十月会谈将是达兰萨拉单方面表达善意的最后一次,如果仍然得不到北京的善意回应,特别会议一定会做出相应的决定。

 

其次,这肯定不单纯是策略。中国人常说的一句话是“再一再二不可再三”,经过了七次没有成果的会谈,如果说达兰萨拉仍然会对会谈抱有多大希望,肯定是过于低估达赖喇嘛和流亡政府的判断力了。我相信他们是在非常认真地考虑放弃对北京的幻想,选择另外道路的问题,而不仅仅为了给下次谈判施加压力。

 

同时需要看到,西藏流亡社会已经在相当程度上民主化。我听到一位藏人作家拜见达赖喇嘛,在磕头后对达赖喇嘛说,我们的父辈是闭着眼睛给您磕头,我却是睁着眼睛给您磕头。这话的寓意很清楚,对于在民主氛围中长大的一代藏人,即使是达赖喇嘛的决策,也会被探究甚至质疑。针对前一段达赖喇嘛抨击藏人的暴力,以退休威胁强硬派,反对抵制北京奥运,甚至称颂中国是理应主办奥运的民族,德国的《柏林日报》说他在自己的“中间道路”上,“几乎已经走到了背叛自己事业的地步”。然而,这种一退再退却没有换来北京的回报。现在,当达赖喇嘛把选择新道路的权力交给了流亡西藏的民意代表时,可以相信他心里清楚,新的道路也许和他选定的道路会有不同。

 

20089

(本文为RFA藏语节目,转载请注明。)

« 上一篇 | 下一篇 »

Trackbacks

点击获得Trackback地址,Encode: UTF-8 点击获得Trackback地址,Encode: GB2312 or GBK 点击获得Trackback地址,Encode: BIG5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 (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