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间道路的载体

中间道路的载体

 

王力雄

 

在中共统战部副部长朱维群全盘否定了达赖喇嘛的“中间道路”后,我曾担心随后召开的全球藏人特别大会被刺激起对立态度,抛弃中间道路,转向要求西藏独立。那种结果将正好成为中国可以进行镇压的口实,进一步加深藏汉民族的矛盾,国际社会对支持西藏也将产生更多顾虑。有人认为那正是朱维群希望达到的目的。

 

藏人特别大会最终决定仍然坚持“中间道路”,这表现了会议的和平理性,对西藏问题的长远解决也会是有利的。然而这种决定究竟是与会者深思熟虑的结果,还是仍然只出于对达赖喇嘛的服从?在美国华盛顿大学做访问学者的藏人嘉洋达杰对媒体表示,“藏人是选择达赖喇嘛,而不是他的‘中间道路’政策”。事实上,他甚至认为“连桑东仁波切都不完全了解这个政策……”

 

如果真是这样,说明藏人的民主还停留于形式。真正的民主应该是基于每个人的独立思考和选择,而不是对领袖的崇拜与盲从,哪怕那领袖是达赖喇嘛。不过,我相信嘉洋达杰说桑东仁波切不了解中间道路是过分夸张。在达赖喇嘛特使向中国方面提交的《全体西藏民族实现名符其实自治的建议》中,清楚地描述了中间道路,只要阅读过那份文件,就会清楚中间道路是什么,何况桑东仁波切无疑是文件的主要制定者。不过我也相信,很多藏人——甚至包括部分参加特别大会的代表,的确并不了解或者并不赞同中间道路本身,只如嘉洋达杰说的“是选择达赖喇嘛,而不是他的‘中间道路’政策”。

 

如何改变这种状况?我认为这次出台的《全体西藏民族实现名符其实自治的建议》可以作为很好的开端。以前没有这样一份文件,中间道路对于多数藏人只能是空泛概念,难以掌握,无法形成有效的民主意见。现在,一定不能因为北京的否定就放弃或搁置这份文件,而是把它当作可以承载中间道路的载体,以此在藏人当中进行宣传和讨论;并作为与汉人开展对话和互动的基础。通过藏人内部讨论和藏汉对话,将中间道路不断地明确和细化,既可以使藏人在这种过程中得到民主训练,凝聚并表达民意,也可以借此表达西藏一方对中间道路的诚意,从而获得中国方面的理解认同。而在讨论、互动中形成的结果,则可以在未来合适时机成为马上能进入操作的方案。

 

2008-12-19

(本文为RFA藏语节目,转载请注明。)

« 上一篇 | 下一篇 »

Trackbacks

点击获得Trackback地址,Encode: UTF-8 点击获得Trackback地址,Encode: GB2312 or GBK 点击获得Trackback地址,Encode: BIG5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 (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