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玛度朱古”任重道远

“玛度朱古”任重道远

 

王力雄

 

我听过这样一个故事:达赖喇嘛的特使嘉日洛地先生在尼泊尔遇见一个西藏老喇嘛。老喇嘛对西藏与中国的谈判陷入僵局非常忧愁,达赖喇嘛的年龄日益增加,一旦达赖喇嘛不在了,未来西藏该怎么办,还能指靠谁?他希望从洛地先生那里得到答案。洛地先生安慰他不要担心,因为达赖喇嘛已经有了“玛度朱古”(在世转世)。老喇嘛非常惊讶,忙问“玛度朱古”在哪里?洛地先生回答,你该看得到啊,“玛度朱古”每天就陪伴在达赖喇嘛身边,受到达赖喇嘛精心培育,已经开始承担起领导西藏人民的重任。老喇嘛更迫切地追问“玛度朱古”到底是谁,洛地先生笑着说——那就是民主啊!

 

这个动人故事会作为经典留存于历史。不过只有“民主”两个字的“玛度朱古”还很模糊。民主并非只是个可以一言蔽之的概念,它需要许多内容和步骤充实其中。要想让民主成为达赖喇嘛的“玛度朱古”,那必须是真实的民主,是能把处于困境的西藏人民凝聚起来的民主。

 

当今世界有不少民主社会,是否能从那些社会搬来民主呢?我不相信基础和条件不同的社会可以采用同样模式,模仿他人的民主很少会结出甜美果实。这一点可以清楚地看到,那么多实行同样民主模式的国家,有些可以有真正的民主,有些却只有民主形式,有些甚至仍然保持专制的实质。照搬做法是不负责任的。人们日常做一个小小工程前,往往都要有几个方案进行对比,在实施社会制度的变革时,只照搬一种模式难道不是非常轻率?

 

今年是六四事件二十周年。回顾天安门屠杀后的中国流亡者,比任何时期的西藏流亡者声势都大很多。他们身披耀眼光环,几千万海外华人支持,全球声援,各国政府协助,无数捐款滚滚而来……可是今天,那一切在哪里?又留下了什么成果?那么多中国精英来到西方的自由民主世界,作为中国民主的代表,采纳了西方民主的大部分要素,多党派、竞选、分权、言论自由等,结果却是日益沉沦、陷入内斗,最终分崩离析,道德破产。这种教训告诉我们,只有照搬的民主是不够的。西藏流亡社会的幸运是有达赖喇嘛,其他方面并不比中国流亡社会更有优势。因此,如果不能趁达赖喇嘛在世时找到适合自身的民主方式,当达赖喇嘛离去后,谁能保证中国流亡社会的今日,不会成为西藏流亡社会的明天?

 

从这个角度说,“玛度朱古”还任重道远。

 

2009-5-3

(本文为RFA藏语节目,转载请注明。)

 

« 上一篇 | 下一篇 »

Trackbacks

点击获得Trackback地址,Encode: UTF-8 点击获得Trackback地址,Encode: GB2312 or GBK 点击获得Trackback地址,Encode: BIG5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 (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