处理西藏问题要有新思维

 

处理西藏问题要有新思维

 

 

《亚洲周刊》纪硕鸣

 

民间作家王力雄认为,拉萨暴乱显示北京当局近二十年来政治高压、经济给好处的治藏路线效果不彰,北京应在极左与极右之间找到西藏问题的新思维,更积极地面对达赖喇嘛。

 

--------------------------------

 

中国民间作家王力雄,也是西藏问题研究专家。三月十四日,西藏发生动乱,拉萨出现打砸抢烧时,他正在欧洲,代替因中国政府不给护照无法出国的藏族作家——他的妻子唯色,接受挪威作家联盟颁发的「自由表达奖」。王力雄对西藏在一九八九之后近二十年,再次发生大规模暴力和流血事件感到很遗憾。他曾二十馀次深入西藏和各省藏区,在藏时间累计超过三年,写出《天葬:西藏的命运》一书,也曾四次与达赖喇嘛见面交流。接受亚洲周刊访问时,王力雄表示:「西藏的矛盾这些年来不断积累,不断激化,表面上当局好像对西藏控制很稳,当局也以为自己近年的治藏路线是成功的。但是这样的估计并不准确。」

 

北京这些年投入大量财力发展西藏经济,修路、架桥、通水电、开通青藏铁路,希望以发展经济令西藏境内的民族问题弱化。王力雄表示,对这种经济主义路线的成功,不仅是中国政府这样认为,很多海外藏人也曾有类似看法。境内藏人普遍沉醉於挣钱、打麻将、喝酒、跳舞唱歌,似乎不再关心西藏问题,也不关心西藏文化的传承,失去形而上的追求,只要自己生活过得好就行了。「这一次的激烈抗争,出乎大多数人的意料。」

 

王力雄认为,长期来的中共西藏政策是「胡罗卜加大棒」:在政治高压控制下给予经济上的好处。而这次事件证明这样的模式并不成功,应该改变,「处理西藏问题要有新思维」。以下是访问摘要:

 

问:你觉得当局对西藏形势的评估有失误吗?

 

答:当局希望把境内藏人与达赖喇嘛代表的海外藏人分割开来,用的方式是引导境内藏人全心全意追求个人致富与个人利益,不再关心西藏的政治情况,对达赖喇嘛顶多保持形式上的信仰,没有实质的追随。一段时间,这种引导看似成功,实际却不是。藏族民众对政治表现的冷漠,不闻不问,不是因为没有诉求,而是因为无能为力,在政权的威慑面前,不敢表达和行动。而这种情况不可能永久,一旦有时机,就会猛烈爆发。当无组织的群众爆发,要把压抑的情绪释放出来,往往会是极端方式。这次拉萨的动乱恰恰显示了这一点。

 

问:达赖喇嘛在西藏的实际影响力被低估了吗?

 

答:是的,前年达赖喇嘛在印度批评境内藏人穿野生动物皮毛的不良风气,导致境内很多地区的藏人把成千上万元一件的皮衣烧掉。给当局触动很大,当局没有想到,一直让藏人过世俗生活,追求致富之路,远在印度的达赖一句话,藏民就可以义无反顾地把那麽贵重的衣服烧掉。在这种挫折面前,有关部门恼羞成怒,对烧皮毛的百姓进行抓捕。其实,以往中国政府也要求保护野生动物,只是没有人听,达赖喇嘛讲了,藏民听,本来和政府的主张是一致的。但当局却觉得脸面无光,政治利益受损,用「凡是敌人拥护的我们就要反对」的毛泽东思路,反过来逼藏民在各种公开场合穿皮毛,同时高调批判达赖。这种做法必然使得藏民反感和怨气越来越大。一味打压的结果就会反弹。

 

问:这次动乱,从电视画面上看,藏族暴徒追打的都是汉人,为什麽要找汉人发泄?

 

答:除了政治矛盾外,这些年汉人向藏区的移民不断增加。如果没有移民,民族问题的争议多数只是形而上的,主要是官方和知识分子关注,对老百姓的关系不是特别大。在新疆,你会感到维吾尔族百姓的民族意识强,原因是汉人移民已经进入底层百姓的生活领域,直接与普通的维族百姓抢资源、进行竞争,风俗习惯方面也会在日常生活里产生磨擦。在藏区,过去汉人移民相对不多,但现在,在拉萨那样的地方,可以看到市场经济的份额大部分都被内地汉民或回民获得。藏民族的文化是追求快乐的,不是天天要搞市场竞争,起早贪黑去赚钱的。而汉民族更重视利益,因此更勤劳节俭,把这两个民族放在市场竞争中的同样位置,藏族的竞争力会是不够的。当他们节节败退,挫折感增加,现实生活中遇到的困境重重时,这种不满的发泄,就会具有针对民族的性质了。

 

问:你觉得这次动乱与二十年前那次,有什麽不同?

 

答:表面上,这次和一九八七至一九八九年的拉萨闹事有相像之处,但实际是不同的。八十年代末的西藏动乱是在开放的环境下出现的。原来对藏人的压制很多,伤害很深,八十年代后的开放,以及胡耀邦提出的西藏政策,让藏人有了发?不满的空间,有了表达的可能,他们当然要表达。按此走下去,表达出来的不满会被逐步吸收,社会也就会变得稳定和谐。但那时的强硬派是想让西藏的形势恶化,以否定民族问题方面的拨乱反正,因此采取各种动作激化矛盾。多方因素互动的结果,演变成八十年代后期的政治动乱。

 

这次则是在长达十多年中的政治高压、经济发展和社会同化中发生的动乱,中共党内和高层在治藏路线上并没有根本分歧,实行的是与八十年代不同的、另一种方向的治藏路线,但结果也是失败的。我认为在中国目前的政治体制下,当局对治理西藏基本已经是无计可施了。因为再左也左不到文化大革命那样,把西藏的寺庙全部砸光,即使那样,文革一过寺庙又都恢复起来;而向右,走温和路线,他也不可能超过胡耀邦时的西藏政策,那时是让汉人都撤出,允许西藏可以不听中央的。而在文革和胡耀邦这一左一右之间的领域,当局该试的已经都试过了。事实证明都不成功。

 

从九十年代第三次西藏工作会议后,治藏路线就定位在经济上给好处,政治上高压的「一手软一手硬」上。这条路线曾被认为取得很大成功,但这次事件证明同样是效果不彰。

 

问:西藏问题的出路在哪里?

 

答:其实,对稳定西藏最好的、最现成可用的,就是达赖喇嘛。如果达赖喇嘛能回到西藏,很多问题都能迎刃而解。不少问题的根源和这些年对达赖喇嘛的攻击、谩骂是紧密相关的。对於西藏僧侣来讲,达赖喇嘛是他们的精神领袖,是至高无上的,当局一天到晚逼他们攻击达赖喇嘛,比让他们骂自己的父亲还要受羞辱,因此西藏的各种抗议总是由僧侣发起,就一点也不奇怪。而僧侣在西藏民众中是有很高声望的,当僧侣采取非暴力方式抗议,当局却对他们抓打、关闭寺庙等,就会惹怒老百姓。当老百姓参与进来,没有组织的控制和约束,乌合之众的闹事就很容易演变成暴力,以及打砸抢的行为。

 

问:坏事能不能变成好事?

 

答:这次事件之后,我担心当局还是继续加码,沿用抓黑手、查黑幕那套手法,肃清与国外的关系、开除僧侣、整顿寺庙。如果还这样做,也许能让民众害怕一时,把事情压下去,但方向不变,不过进入另一轮循环,会积累更多矛盾,下次爆发的反抗会更猛烈。我不认为中国政府这次会改变路线,民族问题本质上是一种人文的问题,需要有人文关怀和人文教养,而这恰恰是中国执政集团所缺乏的。

 

不过,我真心希望中国当局要通过这次事件做一些自我反省。为什麽治理西藏这麽多年,仍然是这种结果?这本身已经说明存在问题,说明需要新的思路,否则将来的问题更大,不止西藏,还有新疆,随时可能出现更猛烈的爆发。■

 

2008315

 

« 上一篇 | 下一篇 »

Trackbacks

点击获得Trackback地址,Encode: UTF-8 点击获得Trackback地址,Encode: GB2312 or GBK 点击获得Trackback地址,Encode: BIG5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 (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