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鲁木齐的血提醒了民间交流的重要性

乌鲁木齐的血提醒了民间交流的重要性

 

王力雄

 

流亡西藏方面既然已经放弃以暴力方式解决西藏问题,明确了不追求西藏独立的中间路线,那么解决西藏问题的方式,就只剩下与中国方面进行对话。

 

自从中国官方关闭了对话大门,尽管流亡藏人的特别大会仍然支持中间道路,西藏流亡政府也不断表达继续与中国当局对话的愿望,却没有得到回应。不难预见,在未来相当长的时间里,如果没有特殊的重大变化,流亡西藏与中国官方的对话是没有希望重启的。即使发生重大变化,对话能够再开始,也只能继续停留在没有实质内容的表面文章上。

 

在这种情况下,流亡西藏方面能做的还有什么?下一步的着力点在哪里?与中国的对话还有没有其他对象?

 

这次在乌鲁木齐发生的血腥冲突,其暴烈程度和以种族划分阵营,以令人震惊的方式,突出了民族之间进行民间沟通的重要性。且不说中国官方已经拒绝对话,即使它真地通过对话解决问题,也仅仅只是解决问题的一个方面。如果民族之间不能建立民间沟通,没有一个长期的对话过程逐步消除仇恨,实现相互理解,而是始终互相抱有敌意,那么即使从官方达成解决,也仍然避免不了种族之间的对立和冲突。

 

有些人简单地把希望寄托于中国民主化。然而至少在民主转型未完成之前,民主不会成为医治民族冲突的灵丹妙药,反而可能是催化冲突的因素。这一点,前南斯拉夫的内战和屠杀是前车之鉴。

 

其实,如果事先没有做好准备,在民主转型时发生流血冲突的危险最大。当年在新疆遇到的一位乌孜别克族教授曾对我预言:中国民主化之日,就是新疆血流成河之时。他为什么会这样看?那是因为在专制统治下,严厉的镇压往往可以有效地压制民族矛盾,虽然人们内心不满,却难以变成行动。但是当社会民主化时,专制手段失效,自由空间扩大,积累的不满很自然地会释放出来。若没有提前采取的措施,民族冲突一旦爆发,就会冤冤相报,恶性循环,甚至达到失去理智的疯狂和野蛮。

 

如果到那时才启动民族之间的民间对话,肯定来不及了。只有在中国开始民主转型之前,就开展充分和耐心的民间交流,把双方的仇恨提前化解,达成相互理解,才能避免未来血流成河的悲剧。

 

2009-7-24

(本文为RFA藏语节目,转载请注明。)

« 上一篇 | 下一篇 »

Trackbacks

点击获得Trackback地址,Encode: UTF-8 点击获得Trackback地址,Encode: GB2312 or GBK 点击获得Trackback地址,Encode: BIG5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 (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