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什么要赶回中国

我为什么要赶回中国

 

王力雄

 

我是在美国写的这篇文章,写文章时我已经决定尽快回到中国,然而并不确定能否顺利进入中国,虽然我是中国公民,有合法的出入境证件和手续。

 

我之所以决定立刻回国,是因为一位同样有合法出入境证件的中国公民——与中国政府持不同政见的李剑虹,刚刚被拒绝进入中国,不得不流亡瑞典。在此之前,上海的维权律师冯正虎,也在回国时被拒绝入境,七次闯关未获成功,至今滞留日本。他们的遭遇使我担心会不会也遭同样厄运?我的妻子唯色多年被禁止出境,如果我再被禁止回国,家庭等于被拆散,别说还有母亲等其他亲人如何相见的问题。

 

我选择这个时机回国,是指望美国总统奥巴马可以帮忙。倒不是他真会为我说话,是因为他将在11月中旬访问中国。美国是目前世界唯一还被中国政府顾忌一些的国家,在其总统到访前夕,中国政府应该不会禁止一个从美国回国的中国公民入境,以避免美国舆论的风波。

 

按照本来行程,我应该先去日本的大学做一次演讲,然后再回国。结果我放弃了去日本,虽然日本方面已经做好演讲的一切安排,对外发了广告,日本使馆也给了我签证,我只能对失约赔礼道歉。因为若我从日本回国,跟美国无关,时间又是在奥巴马访问后,中国方面没有顾忌,我被拒绝入境的风险就会增加很多,而我不能承受那种风险。

 

有人会认为我这样做是反应过度,自己吓唬自己。那不是没有可能,也许有关部门从无阻止我入境的打算,或者说不定还在等我入境后再不许我出境。问题恰恰就在这里,作为一个中国公民,我根本不知道我的国家的权力部门会如何对待我,虽然各种法律条文冠冕堂皇,可是以为根据那些条文可以判断自己的处境就太天真了。各种决定都在幕后黑箱形成,然后不加解释地执行。一旦落入其中,就如进入卡夫卡的城堡,再也转不出来。

 

当我用这样的思路、做出这种决定时,难道是在面对一个大国的政府吗?我的朋友、优秀的美国汉学家Perry Link 在他最近的一篇文章里写到,与其把中国政府视为政府,不如将其视为一个心胸狭窄的人。的确,除了心胸狭窄,还令人难以琢磨,有时颐指气使,有时搞复杂的阴谋,有时耍下作的无赖……如果我们在生活中遇到这样一个人,对其怎么小心防范都是不为过的。

 

2009-10-23

(本文为RFA藏语节目,转载请注明。)

« 上一篇 | 下一篇 »

Trackbacks

点击获得Trackback地址,Encode: UTF-8 点击获得Trackback地址,Encode: GB2312 or GBK 点击获得Trackback地址,Encode: BIG5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 (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