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增德勒与当地政府的纠葛

丹增德勒与当地政府的纠葛

 

王力雄

 

丹增德勒被捕前,与当地政府的纠葛由来已久,原因在于当局担心从事公益活动的宗教人士获得当地民众的感激与拥戴,兼有了精神领袖与社区领袖的双重身份,会对政府权威造成削弱。

 

19977月,当地政府下发文件处罚丹增德勒:不允许他以活佛身份活动;禁止他参与别的寺庙活动和兴建寺庙;并且废除他指认的活佛。但是当局权力并未得到当地百姓的认可,丹增德勒的威望反倒越来越高。

 

1998年,借口发现要求西藏独立的传单,当地警方开始审查丹增德勒身边僧人。丹增德勒感受威胁,于是出走躲藏。当地百姓上万人为此联名按手印上书政府,为丹增德勒担保。当局担心引发事端,不得不许诺不对丹增德勒进行“处理”。丹增德勒重返寺院时,数万百姓自发夹道迎接叩拜,哭成一片。这使政府落入尴尬,它以正式文件处置丹增德勒,却又不能得到兑现,这构成了对政府的蔑视和挑战,也构成了对相关官员的羞辱。虽然这是政府方面自取的,但是却会把账记在丹增德勒头上。

 

对丹增德勒的整治因此继续升级。2000年,甘孜州国家安全局传讯丹增德勒,指控他煽动百姓阻挡国营林业局砍伐森林;私自办孤儿学校、修建经堂等罪名,让他签字按手印,承认罪行,否则便不放他。僵持了一天,丹增德勒不得不签字。

 

几天后国安局又一次传唤他,但勒令不得告诉他人。丹增德勒担心有了上次的签字,这次可能被捕,于是再次出走躲藏。当地百姓又一次为他请愿,各村村长和支书组成的代表团,带着四万多藏族百姓的联名信分头去省城和北京上访告状,要求保证丹增德勒安全。事情搞到这种地步,当地政府不得不再一次退让。丹增德勒在躲藏五个月后重新露面。

 

在当地政府与丹增德勒的拉锯中,百姓总是站在丹增德勒一边。当局指控他的罪状,在百姓眼里皆为他的功德。他两次出走都是藏身于当地百姓中。而当局几次搞不定他,丢尽脸面,埋下了更大的祸根。待到美国发生911事件,用一个恐怖爆炸罪指控他,在全球反恐态势下,可以强势压制住民众的反抗,也能避免国际指责。这一次当局终于如愿所偿,把丹增德勒定罪判刑。

 

2010-1-6

(本文为RFA藏语节目,转载请注明。)

« 上一篇 | 下一篇 »

Trackbacks

点击获得Trackback地址,Encode: UTF-8 点击获得Trackback地址,Encode: GB2312 or GBK 点击获得Trackback地址,Encode: BIG5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 (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