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箭双雕

一箭双雕

 

王力雄

 

2002122,甘孜州中级法院对丹增得勒判刑。而早于法庭判决近4个月,甘孜州党政机关的报纸——2002810《甘孜报》在头版头条发了“州委办公室干部职工深入揭批阿昂扎西分裂祖国破坏民族团结的丑恶行径”的报道。阿昂扎西是丹增得勒的俗名。报道不但说他制造了7起爆炸,而且指控他属于达赖集团的秘密地下组织。

 

按照法律,党委没有资格在法律判决前指控谁有罪,然而中国的各级司法是被中共各级党委控制的,党报先说出结论,州党委办公室召开了“揭批大会”,在州党委管辖下的甘孜州法院,除了跟着做同样判决哪里还有其他可能?这正反映了中国司法的本质。

 

甘孜州当局这样做的目的,被认为除了要把视为眼中钉的丹增得勒拔掉,还能一箭双雕。那段时间因为当局摧毁了色达五明佛学院几千间僧舍,驱赶成千上万僧尼离开,导致社会动荡,矛盾丛生,甘孜州境内发生了多起爆炸案,大部分无法破案。这使当地官员面对政绩审核的压力,仕途也会受影响,因此急于找到替罪羊。而破获系列爆炸案不但可以一举解套积累的案件,还能立功,这使得制造案件继而再破案,具有了双重动力。

 

而对群众的质疑和不满,甘孜州当局则全力打压,其程度可以从一个例子看出:在我帮助丹增得勒上诉时,当地一位名叫塔佩的村民会说汉话,我主要通过他与丹增得勒的亲属沟通。塔佩只是充当帮我翻译的中间人。为此他却被甘孜州当局判了5年刑。

 

记得那时我和塔佩突然联络不上,终于收到一封不知哪里发来的电子邮件,告之塔佩被捕。这使我极为愤慨,丹增得勒至少还有一个爆炸的罪名,塔佩仅仅因为充当传达者和翻译就会入狱,哪里还有法律可言?

 

然而我给塔佩家反复打电话,那边一听是我立刻就放电话,后来干脆不再接电话。我可以理解塔佩的家人,塔佩当初敢于帮忙,是因为丹增得勒经常对他们说,中央是太阳,省里是月亮,到了州里剩星星,县里则是漆黑一片。塔佩认为这回有北京的作家、律师、学者帮忙,靠近中央的太阳,一定能够打破州和县的黑暗。结果却不但丹增得勒的结局未改变,连塔佩自己都进了监狱,他的家人怎么可能再指望我们呢?

 

今天,塔佩的5年刑期已经结束,再不敢参与类似的活动。而丹增得勒还在狱中,遥遥无期。

 

2010-1-19

(本文为RFA藏语节目,转载请注明。)

« 上一篇 | 下一篇 »

Trackbacks

点击获得Trackback地址,Encode: UTF-8 点击获得Trackback地址,Encode: GB2312 or GBK 点击获得Trackback地址,Encode: BIG5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 (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