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完没了的噩梦

没完没了的噩梦

 

王力雄

 

丹增德勒被判刑后,他的家人没有得到任何法律文件,包括被枪毙的洛让邓珠,连个判决书都没有给家人。也许当局希望这样会使人遗忘,但当地百姓却是这样向我们诉说:

 

“喇嘛什么错事都没有做过……我们这里几年来从来没有过节。整个村子几年没有节日过。人们都一直哭哭哭哭哭,现在还在哭……阿安扎西这个名字提不得,我们这,没有人不哭。那些老婆子老头子死的时候,就喊阿安扎西的名字,有个老头子,死的时候喊喊喊,喊阿安扎西,想死了。可是再也没有办法。死了也没有办法。他的死活我们哪个都不知道。大家都在说也许打死了吧,已经死了吧,病死了吧。都这样说……”

 

20074月,雅江县红龙乡有9个牧民妇女去成都要求见丹增德勒,连续10天找有关部门申请,不同意不离开。最终当局答应丹增德勒的三个姐妹前往探监。见面时,她们看见丹增德勒要用拐杖才能行走,失声痛哭。丹增德勒说一入狱他就写信给家人,要求来探监,并送经书。当局答应转交他的信,可是后来告诉他,他的亲戚和百姓都因为他的罪行对他不满,不愿意看他。三姐妹大哭,说从来就没收到他的信。如果这次没有9个牧民妇女坚持,也来不成。丹增德勒当场从自己的念珠上取了9粒珠子,让转送那9个妇女表示感谢。

 

直到这次见面,才知道丹增德勒是无期徒刑,消息传回家乡,当地百姓决心去北京为丹增德勒伸冤,四十多个藏人分前后四批前往北京和成都,但都遭到雅江县当局的拘捕,被关进监狱。只有5人到了成都向法院递交申诉,在准备前往北京时也被警察押送回雅江。被捕者多人遭毒打。他们进行了长达数天的绝食表达抗议。直到家乡几百名民众到乡政府抗议,躺在公路上堵塞交通,当地官员才以不得去北京上访为条件,释放被抓的人。负责官员这样对百姓说:“你们的活佛有没有罪我不知道,但是中国这么大,你们是胳膊拧不过大腿。”

 

2009年底,当地民众又一次进行请愿,要求释放丹增德勒,比上次的规模更大,导致了雅江县城戒严,甘孜州的交通要道被封锁。这次有上百名藏人遭到殴打和监禁,虽然抗议最终还是被镇压下去,但是却又一次说明,只要丹增德勒继续被关在监狱中,就会是当局没完没了的噩梦。

 

2010-2-18

(本文为RFA藏语节目,转载请注明。)

« 上一篇 | 下一篇 »

Trackbacks

点击获得Trackback地址,Encode: UTF-8 点击获得Trackback地址,Encode: GB2312 or GBK 点击获得Trackback地址,Encode: BIG5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 (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