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革命者”禁止变革

“革命者”禁止变革

 

王力雄

 

中国官员在谈西藏问题时,总是令我想起当年看过的一幅西方媒体上的漫画——中国总理李鹏被画成戴着喇嘛鸡冠帽骑着牦牛在西藏高原上寻找班禅喇嘛的转世灵童。一个号称把西藏人民从最黑暗的神权社会拯救出来的无神论政权,曾经全面禁止宗教,把西藏寺庙几乎摧毁一净,现在却在批判“黑暗西藏的代表”——达赖喇嘛在破坏宗教仪轨和历史定制,而且表示绝不允许。

 

最近在中国人大记者会上强硬表达这种态度的白玛赤林,虽为藏人,虽被任命为西藏最高行政官,却又不懂藏传佛教的基本常识。在他隔空斥责达赖喇嘛时这样说:“十四世达赖就是十四个,前面还有十三个,不能说到了十四世我就该怎么弄就怎么弄。”他搞不懂,对于藏传佛教而言,达赖喇嘛只有一个,不管有多少世,都是同一个达赖喇嘛重返人间的转世,绝非有十四个不同的达赖喇嘛。

 

信奉无神论的共产党员白玛赤林当然可以不承认佛教的转世,但是他既然是在宣称坚持宗教仪轨,而不是把宗教说成精神鸦片,就至少应该表现出对宗教常识的了解和尊重,哪怕只是表面文章,也应该做得像样,否则谈何坚持宗教仪轨?又怎么让信众不认为是黄鼠狼给鸡拜年呢?

 

中共政权的意识形态体系瓦解和缺失,从其官员表达上的混乱和自相矛盾,可看出已到了令人吃惊的地步。西藏的人大主任向巴平措在强调遵守历史定制时说:“历史定制不是共产党定的,不是我们政府定的,那是清朝时期康熙皇帝、乾隆皇帝他们定的。”这是什么理由,又怎么能成为逻辑呢?共产党从一开始就如毛泽东所称“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以最激烈的手段推翻了以往的一切历史定制。眼下中共正在大张旗鼓筹备一百周年纪念日的辛亥革命,就是纪念埋葬了康熙、乾隆为代表的满清皇朝的革命。为何说到西藏的时候,却如此冠冕堂皇地把早被埋葬的康熙、乾隆抬出来,而且把他们的权威性放到共产党和现政府之上,号称他们定的就不可改变呢?

 

这种以气壮如牛的声势所做的既无常识、又自相矛盾的表述,让人看到的是强权的强词夺理,就如同在上游的狼指责下游的羊弄脏了它喝的水一样,理由可以是随意的,目的只是为了吃掉弱小的羊。

 

2010-3-9

(本文为RFA藏语节目,转载请注明。)

« 上一篇 | 下一篇 »

Trackbacks

点击获得Trackback地址,Encode: UTF-8 点击获得Trackback地址,Encode: GB2312 or GBK 点击获得Trackback地址,Encode: BIG5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 (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