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神论者维护宗教仪轨

无神论者维护宗教仪轨

 

王力雄

 

看了西藏官员在全国人大记者会上关于达赖喇嘛转世问题的回答,深感他们的形象和言论是中国政府在民族问题上专横与颟顸的写照。新被提拔的白玛赤林言谈之粗俗无礼,让人感慨北京所依靠的藏人低下至此,如何搞好西藏。

 

白玛赤林先是用街头吵架的理由指责:“达赖一会儿说再生转世,一会儿说不转世,一会儿说指定转世,一会儿说国内的也可以,国外的也可以,男的也行、女的也行,不知道他说的是以哪个为准。”在他的专制工具思维中,权力就得是一言九鼎,说了就不改,错也得一错到底。然后他显露出武夫风格:“不是说想干什么就干什么……过多的讨论转世的问题,我看是没有必要。现在达赖还在,等死了再说呗。”

 

他不懂得,达赖喇嘛是一位宗教改革家,正在身体力行地探索改革。这种探索在他有生之年持续不断,而只要改革没结束,探索方方面面各种不同的可能性就是必然的,其中最重要的就是达赖喇嘛制度。

 

达赖喇嘛多年来反复说,藏人对他的过份依赖“是我们民族的最大缺点”。他在1989年就对西藏青年说:“西藏人由于对达赖喇嘛的极度崇拜,而屈服於他的选择与决定,却不相信自己的判断。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应该对达赖喇嘛的身份地位加以重新考量的原因。”

 

甚至还要再提前20年,达赖喇嘛曾对法国记者Donnet说:“我早在1969年就说过了,达赖喇嘛制度可以继续维持下去,也可以到此为止。这完全要看西藏人民的意愿。如果这种制度持续使用,我们要解决的问题就是,要保留原有的传统仪轨,还是要选用新的规矩。事实上,是有好几种可行的办法。其中一种可能是遴选一位经过验证,足以取代我的喇嘛。为什么不呢?另外一种办法是像天主教教宗的产生一样。当他圆寂时,最有资格的最高经师群,共同开会决定……”

 

进行这样的探索和改革,正是达赖喇嘛作为西藏宗教领袖的权利和义务,而奉行无神论的中共官员,却要以维护宗教仪轨的名义反对改革,这显得十分荒唐。正如达赖喇嘛在班禅转世之争上对中共的批评:“一个信仰无神论的共产党,一个视转世灵童制度为荒谬、迷信的政府却在告诉我们如何去寻找,寻找的步骤应如何,谁应该批准……这种做法是根本蔑视西藏人民的传统和习俗。”

 

不过,中共这样做的目的,世人皆知并非为了宗教,只在为最终控制达赖喇嘛的转世。

 

2010-3-10

(本文为RFA藏语节目,转载请注明。)

« 上一篇 | 下一篇 »

Trackbacks

点击获得Trackback地址,Encode: UTF-8 点击获得Trackback地址,Encode: GB2312 or GBK 点击获得Trackback地址,Encode: BIG5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 (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