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困难的一面

选择困难的一面

 

王力雄

 

在玉树地震后,一位暨南大学教授在网上指责“当各种不利于族群和谐的不满、愤懑、控诉的言辞、情绪不断经由唯色信息中心发酵、播散时,就不仅已经构成了对抗震救灾的干扰或破坏,甚至还可能潜藏、酝酿着新的冲突事件的可能。”他这样质问:“不知道她是想督促政府更好地救助生命,还是要鼓动藏族人民乘机起来反抗政府,制造藏汉冲突,造成更大的灾难?”

 

类似的指责,长期以来正是中国政府加罪于持不同政见者的理由,历代独裁专制政权、法西斯政权也都用同样的大棒打击不同声音。不过我不想只进行这种类比,我宁愿假设那位教授是出于他表达的:“每一个有良知、有理性的人,都应该至少要暂弃前嫌,协助、督促政府,全力救助生命,抗震救灾。”但是正如网络上的反问,首先当局就没有“暂弃前嫌”,而是拒绝灾民盼望的达赖喇嘛到灾区探望和抚慰;其次当局对僧侣也没有“暂弃前嫌”,而是不许报道僧侣救灾,处处猜忌和防范。那么为何只要求其他人对政府有“良知”和“理性”,政府却不可批评呢?

 

对此,同样利用网络批评中国政府的中国著名艺术家艾未未的一段话,可以用来直接回答。玉树地震前一天,在香港一个对话论坛上,有人给艾未未提问:“任何事情都有两面性,但是为什么老师一直在挑阴暗面来说,为什么总给政府找茬?”

 

艾未未这样回答:“问题都是有两面性的,但是两面性是由两个一面性来完成的,我的特征是我在两面性中选择了其中的一面。我认为我有很多理由去选择这一面,因为另一面是很强大的,他们是有着所有的国家机器、军队、七千万党员,然后有着无数的利益集团,所有东西都是属于他们的,那我选择了困难的一面。这有什么问题呢?好像并没有占据太多别人的资源。”

 

其实就是这么简单,我对唯色的网络报道也持同样态度。政府掌握着所有的宣传机器,对政府的歌功颂德铺天盖地,何须独立的知识分子再加入那种合唱。就算政府做得再好,也不会没有值得批评之处。而社会不会仅仅因为批评了政府陷入混乱,不允许批评的政府却一定会把社会引向灾难。

 

2010-5-1

(本文为RFA藏语节目,转载请注明。)

« 上一篇 | 下一篇 »

Trackbacks

点击获得Trackback地址,Encode: UTF-8 点击获得Trackback地址,Encode: GB2312 or GBK 点击获得Trackback地址,Encode: BIG5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 (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