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决西藏问题的噶伦赤巴

解决西藏问题的噶伦赤巴

 

王力雄

 

对怎样的噶伦赤巴能够担负解决西藏问题的使命,我听几位流亡藏人谈过想法,综合如下:

 

新噶伦赤巴处于跟中国打交道的关键阶段,因此其深入了解中国,能对中国做很好判断的能力非常重要。流亡西藏与西方的关系,很多人可以帮助做,但是与中国人的关系只有藏人自己才能做,别人帮不上忙。新噶伦赤巴处理中国事务的能力,应该超出其与西方打交道的能力。

 

2008年的西藏抗争拉近了境内外藏人的距离,这是以血为代价换来的,必须珍视和保持下去。如果选出的噶伦赤巴是从西藏境内出来的,有过境内生活经历,会有助于境内藏人对其认同。西藏的人民和土地在其心目中也是有血有肉的。相比之下,没去过西藏的藏人,西藏概念只是在流亡中形成,主要成分是意识形态,跟现实的西藏往往脱节。这种噶伦赤巴管理流亡社区没问题,而对于解决西藏问题,就比如西藏境内出身更有优势。

 

境外成长的藏人难免与西藏现实存在断裂,除了政治方面,和境内藏人在其他方面往往没有共同语言。如一个海外长大的活佛在西方讲座时,当西方人问他若回到西藏,首先会告诉他的同胞做什么,他的回答是告诉他们要刷牙。这是有代表性的,这位活佛在潜意识中认为自己更文明,可以居高临下看待境内同胞。而新噶伦赤巴应该和境内藏人百姓心心相贴,有对父老乡亲的感情,也懂得如何把想法清晰的传递给他们。做到这一点,不仅是表述能力的问题,只靠海外训练的技巧是做不到的,更重要的是有共同的生活背景,

 

优秀的藏文能力当然是噶伦赤巴的起码条件,做不到这一点,其他条件再好也不行。除此,对第二语言的要求,汉语应该放在前面,因为解决西藏问题的主要对手是中国;英语水平相比次要一些,有固然最好,即使差一些,可以靠翻译解决。对中国人而言,一个会汉语的噶伦赤巴便于沟通,他的想法可以经常和准确地让汉人知道,有助于形成密切关系。噶伦赤巴有西藏境内的生活经历,也会使其容易与汉人的彼此了解。

 

当然,新噶伦赤巴除了有从事政治活动的能力,还应该有从事社会运动的正义感和道德性,对流亡领袖,二者不可偏废,只重能力不重道德,则会失掉流亡社会最重要的资源。

 

2010-8-31

(本文为RFA藏语节目,转载请注明。)

« 上一篇 | 下一篇 »

Trackbacks

点击获得Trackback地址,Encode: UTF-8 点击获得Trackback地址,Encode: GB2312 or GBK 点击获得Trackback地址,Encode: BIG5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 (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