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佳辩手”王处长

 

“最佳辩手”王处长

 

王力雄

 

最近,中国西藏信息中心报道了中国国务院新闻办公室西藏处处长王丕君的讲话,其中有这样一段:“西藏本没有问题,而多年来充斥在西方舆论中的西藏是完全地被问题化了,妖魔化了,虚拟化了……面对今天西方社会对西藏问题的指指点点,我们每一个中国人都能够成为最佳辩手,中国可以坚决地说‘不’!”

 

然而我作为中国人之一,却不能成为王处长所说的“最佳辩手”,因为那要么是不看事实,要么是不能自圆其说。比如说到西藏寺庙被毁坏的问题,王处长的解释是“在‘文化大革命’期间,中国各地的寺庙都遭到了破坏,西藏也不可能例外。”难道这可以成为“西藏本没有问题”的根据吗?毁坏自己的寺庙已经是问题,还去毁坏人家的寺庙,问题就更严重,怎么能说没有问题呢?

 

王处长把北京办了佛学院和恢复僧侣格西考试列为中国政府的恩德,然而西藏几百年一直有佛学院和格西制度,毁坏和中断都是在中共统治下发生的。事实上,以甘孜州佛教协会总结的数字为例,甘孜州在中共统治前有各种佛学教育场所604个,现在只有93个——其中政府只批准9个,其余都算违法,足见西藏远没有“宗教自由”。

 

王处长还为寺庙进行“爱国主义教育”辩护。他说“只要是一国的公民,就应该接受国民素质的基本教育……僧人也不能例外。”但不妨看一下那种“爱国主义教育”的内容,其中一步是要求每个僧侣必须亲笔写下中共对达赖喇嘛的定性——“达赖是图谋西藏独立的分裂主义政治集团的总头子,是国际反华势力的忠实工具,是在西藏制造社会动乱的总根源,是阻挠藏传佛教建立正常秩序的最大障碍”。对藏人来讲,明明是中共制造了几十万藏人死亡,毁坏了西藏所有寺庙,制造了西藏社会动乱和阻挠藏传佛教建立正常秩序,却要逼着僧侣把罪责栽到自己宗教领袖的头上,岂不是颠倒黑白!在西藏佛教中,攻击宗教领袖是重大罪孽,然而谁要是不那样写,下场就将是被驱离寺庙,僧侣们只好采取变通方法,利用藏文中的“是”和“不是”只差一个点,用难以察觉的笔触在那四个“是”上加一点,使其变成“不是”,蒙混过关。

 

在我看来,西藏问题决不会因为王处长这样的强词夺理而消失,反会更加严重。如果你只懂得说不,别人也一定会对你说不。

 

2005-9-26

 (本文为RFA藏语节目,转载请注明。) 

« 上一篇 | 下一篇 »

Trackbacks

点击获得Trackback地址,Encode: UTF-8 点击获得Trackback地址,Encode: GB2312 or GBK 点击获得Trackback地址,Encode: BIG5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 (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