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城市化的担忧

  

 

西藏城市化的担忧

 

王力雄

 

我很吃惊地听过一位藏族作家提出这样的设想:“藏族人口总共五百万,不到北京一个城市的一半人口,如果中央拨款建几个大企业,让全部藏人进企业工作,再形成一个城市,把所有藏人都变成城市居民,西藏目前面临的各种问题就都可以得到解决了。”

 

这是一个把城市化推倒极端的设想。简单地论证,这种设想不是没有可能实现。深圳不也是从无到有,从一个小渔村变成现在几百万人的大城市吗?对于中国今天的国力来讲,把整个藏族装进一个城市,只相当于重建一个深圳,逻辑上应该可以做得到。

 

然而那意味的是什么呢?人类原来是在这地球上寻找各种可能的生存空间,延伸到各种可能的极限,去找适合自己生存的家园,也发展出适合当地的文明。藏文明是在占中国近四分之一面积的“世界屋脊”形成的独特文明。如果藏人都集中到谷地或平原上的城市中,享受超级市场、夜总会、高楼大厦,就具体个人的生活而言,不是不可以。但那时的西藏高原就会成为人类弃绝之地。对于藏民族,生产方式的改变就使生活方式随之改变,传统和宗教也会随之衰落,西藏文明最终必将退出人类舞台。而失去宝贵和独特的西藏文化,对人类无疑是巨大的损失。

 

也许对那位藏族作家来讲,是否能够保留西藏文化并不重要,没有理由为了丰富主流社会的审美、旅游和猎奇,就让藏人永远留在游牧和农耕时代。西藏有权利加入城市化和全球化。我当然明白这种要求义正词严,无可非议。也许城市化和全球化最终不可阻挡,但是我的担忧不仅仅是这种进程将从审美角度造成可怕的单一,还有一个担忧更为重要。人类航船在驶向未来的旅途中,总是会遇到风浪。一旦有一天发生重大危机,会需要从先人的古老智慧中寻找启迪。不同的文化资源曾经面对不同历史和发展,可以从自己角度提供独特的经验与帮助。假如人类那时只剩下一个单一文明,也就失去多样化的选择和丰富独特的启迪。如果那时这世界还有佛教文明、伊斯兰文明,以及各种古老民族的文化和传统智慧传留下来,无疑可以提供更多的办法,让人类能够摆脱困境,重鼓风帆。

 

怕的就是到了那时,我们已经一无所有。

 

 2005年10月

(本文为RFA藏语节目,转载请注明。) 

« 上一篇 | 下一篇 »

Trackbacks

点击获得Trackback地址,Encode: UTF-8 点击获得Trackback地址,Encode: GB2312 or GBK 点击获得Trackback地址,Encode: BIG5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 (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