妓女和圣战

 

妓女和圣战

 

王力雄

 

一位藏族朋友给我讲的事情让我难忘。有的内地游客抱着猎奇心态,到藏区旅游便想找藏族妓女,而且他们还相信一种无稽传说——和藏族女人睡觉可以治疗风湿病。但他们不敢自己去找藏族妓女,因为不少内地妓女也穿着藏装号称藏族,汉人不懂藏语,无法确定真假,于是便让藏族导游帮忙。那位藏族朋友认识一个藏族女导游便做过这事。本来谁都知道做这种事不好,但那次是个大款,一下拿出厚厚一沓钱,藏族女导游经不住诱惑,便答应了。结果藏族女导游去找妓女时,遇到了自己的小学同学,那同学就在做妓女。虽然两人都非常尴尬,交易还是做成了。大款给的那沓钱有2300元,女导游给了同学600元,对妓女来讲也算是不错的价钱了,剩下的钱女导游自己留下。但是从那以后,她和那同学彼此就相互躲着走,再不愿意见面了。

 

在网上看到汉人的无耻之徒这样写西藏妓女的情况:“到西藏自然要找藏妞,西藏经济和科技不发达,但卖肉行业超发达,这里一斤土豆要2元,一斤茄子4元,西藏什么都贵,就小姐便宜,竞争激烈啊,小姐每条街都有,每个县都有,连青藏公路边的小站都有,从幼女到老女人都有,汉族,藏族,俄罗斯的都有。西藏的龙头行业是旅游,小姐又是不可缺少的另类旅游产品,所以在西藏不用担心被抓,超安全。幼女很容易找到,看到街边的藏族小茶馆,一般都有幼女,价格在50-100不等,高级一点的茶馆的藏族幼女要干净一些也要贵一些,要100-200……藏族幼女一般都是12-13岁的样子。最便宜的小姐是藏族的20多岁的30元搞定……”

 

这些文字虽然无耻,却不尽然是编造,因为我在藏区的很多地方,都看到妓女云集,争相拉客。耳闻目睹这些每天发生在西藏的现象,我会感觉美国藏学家梅尔文·戈尔斯坦(Melvyn C. Goldstein)在他文章里做出如此的表述并非完全是危言耸听:

 

“西藏已日渐被改变得让那些流亡在外的领导们感到有点厌恶了,要是目前这种改变的过程持续下去,不要多久,这种改变很可能就会难以复原了。时间好像是对达赖喇嘛有所不利……藏人将不会无限期地站在一旁看着北京肆无忌惮地改变他们的故乡。民族主义的激情,再加上危机感和愤怒,酿成了一种强烈的饮料,而且在西藏境内和境外,都有藏人因此而醉心于发动一场以暴力为主的战争──在他们看来,就是一场‘良心之战’,也是一种西藏式的‘圣战’。”

 

 2006年1月

(本文为RFA藏语节目,转载请注明。) 

« 上一篇 | 下一篇 »

Trackbacks

点击获得Trackback地址,Encode: UTF-8 点击获得Trackback地址,Encode: GB2312 or GBK 点击获得Trackback地址,Encode: BIG5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 (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