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区乡村选举的问题

 

藏区乡村选举的问题

 

王力雄

 

我曾借宿的一个藏族农民家,男主人精明能干。聊天时说乡里动员他入党,他在犹豫,因为不想交每月5角的党费。但是如果要竞选村主任,入党会有利。村主任掌握财权,好处很多,因此竞争激烈。

 

竞争主要来自家族之间,各家族要支持自己人当选。我住那家男主人说竞选村主任至少要花1万元,他自己是拿不起的,只能由家族势力共同集资,而若能当选,他自然需要回报家族,多为家族谋利益。

 

这种家族竞争的结果,造成家族之间的矛盾不断激化。我的男主人有这方面的顾虑。他说邻村选举时,一方有8个男子,每人都带着斧头到选举现场,另一方只有两兄弟和一个独子,因为怕吃亏不敢去现场,结果输掉了选举。在这样的氛围中进行的选举,当选的往往是村霸。

 

对选举的另一种干扰来自官员。因为村主任是人大代表,县一级官员的任命需要人大代表通过,因此官员会尽量增加与自己一条线的人大代表,也就要插手到村主任的选举中。官员往往是辗转地让村民知道自己中意的当选者是哪个,同时表示如果村民选上那个人,官员就能利用权力给那个村拨款或立项目。这种时候,村民为了得到拨款和项目,往往会接受,选举官员授意的人,这种关系被称为“上下一条龙”。

 

每个官员都要在人大培植自己的“铁杆”,帮他在代表中拉票。很多人大代表对选举并无定见,利用人大开会吃住在一起的方便,一个“铁杆”代表官员送礼、请客、喝酒,可以拉到几个代表的票。反正人大代表对官员的情况都不了解,谁上台和自己关系也不大,有人请客送礼,就选他提议的人好了。

 

这种貌似民主的选举是被操控和利用的,不能真正体现民意,选举后也再不能对当选者进行制约,因此村民普遍对选举抱着事不关己的态度。他们调侃地表示希望经常选举,因为只有在选举的时候,有权势的人才会给老百姓笑脸,老百姓才能得到实惠。我去那个村的价格是竞选村主任的要给每家送一条价值50元的香烟,竞选副主任的要给每家送一壶酒和一饼茶叶。这样的选举越多,村民得到的实惠不也就越多?

 

当地的有识之士普遍认为乡村选举是失败的,不能带来真正的民主,而是多种势力的角逐,在乡村社区鼓励腐败,制造分裂,煽动派性和仇恨,纵容暴力的发展,这样的选举会导致乡村社区陷入更加涣散和难以管理。

 

 2006年3月

(本文为RFA藏语节目,转载请注明。)

« 上一篇 | 下一篇 »

Trackbacks

点击获得Trackback地址,Encode: UTF-8 点击获得Trackback地址,Encode: GB2312 or GBK 点击获得Trackback地址,Encode: BIG5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 (必填):